• 周三. 4 月 24th, 2024

儒家文化中国现代化_儒家文化中国传统文化_中国儒家文化

巴西和中国在霍夫斯泰德五个文化维度上的得分

□金谦

作为迅速崛起的新兴大国,中国和巴西的世界影响力不断增强。 近年来,与中拉关系“跨越式”发展同步,中巴关系也急剧升温。 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次年成为巴西第一大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 巴西是中国第十大贸易国和在拉美第一大贸易伙伴。

随着中巴两国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学术界围绕中巴关系的讨论日益激烈。 所谓“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应包括全面加强经贸往来、政治理解、人文交流。 但与两国在经济、政治领域的蓬勃合作相比,双方在人文层面的实际交流以及文化层面对双边关系的探讨还相对有限。 事实上,地理距离和语言障碍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巴文化交流。 一些研究甚至表明,两国人民对彼此的文化知之甚少。

为了丰富中巴关系的讨论,本文依托霍夫斯泰德的文化维度理论,系统比较中巴文化的异同。 深入了解这些文化因素,有助于我们求同存异,对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也具有重要意义。

霍夫斯泰德的文化维度理论

“文化”概念的复杂性使得它很难定义。 霍夫斯泰德将“文化”定义为“一个群体成员思想的集体规划,使该群体有别于其他群体”。 “心”包括既定的思维、感受、行为模式,以及由此产生的信念、态度、技能等不同要素,其中最核心的是价值体系。 霍氏的文化维度理论认为,不同国家的不同文化塑造着该国公民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 文化相似性可以促进跨文化沟通和相互信任,而文化差异则可能造成沟通困难和困惑。 以及误会,甚至冲突。 因此,文化对双边关系的影响不可低估。

霍夫斯泰德基于对全球50多个国家116,000多名IBM员工的调查数据,以及迈克尔·邦德对儒家价值观的调查研究,从权力距离、不确定性规避、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男性气质等五个维度分析了问题气质/女性气质和长期取向/短期取向分析两国文化:

1、权力距离(PDI)是指弱势成员对权力分配不均的认识程度,关系到人类平等的基本问题。 在权力距离小的社会中,权力分配更加合理。 中国和巴西的得分都很高(见图表),这意味着两个社会都尊重等级制度,并且更能容忍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

2.不确定性回避(UAI)是指捕捉特定文化中个体因不确定性而引起的焦虑程度。 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应对不确定性的方式。 高度规避不确定性的文化更看重社会交往规范,更多地依赖法律法规和专业知识。 巴西得分为 76,而中国得分低得多(见图表)。 这表明,相对而言,中国人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可能更强,更能适应非正式、模糊的规则。

3.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IDV)描述了特定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关系。 每种文化都同时具有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特征,但通常只有一种文化占主导地位。 个人主义盛行的文化往往更加强调个人自主、自我满足和个人福祉。 人们经常直接、清晰、坦诚地进行交流,他们的行为更多地受到法律而非惯例的约束。 在集体主义主导的文化中,人们对群体内外的差异更加敏感,认为对集体的义务应该凌驾于个人权利之上。 他们更喜欢间接、含蓄和机智的沟通策略。 他们的行为首先受到习俗和传统的限制,而不是法律的限制。 中国得分较低,被认为是典型的集体主义国家,而巴西得分为38分(见图表),属于中等水平。

4. 男性气质/女性气质(MAS)反映了社会中性别角色的重叠程度。 在男性气质较强的国家,两种性别的社会性别角色完全不同。 男人应该自信、坚强、物质上的成功,而女人应该谦虚、温柔、支持丈夫和孩子。 在女性气质浓厚的国家,社会性别角色重叠,男性和女性都更加谦虚、尊重和关心生活质量。 巴西得分为49分,在霍调查的53个国家中处于平均分。 中国的得分高达 66 分(见图表),被认为是一个更加男性化的社会。

5. 长期导向/短期导向(LTO)评估社会的耐心和延迟满足的能力。 长期导向植根于儒家思想,培养和鼓励以追求未来回报为导向的美德。 短期导向的文化是针对过去和现在的。 人们尊重传统,注重履行社会责任,但眼前的需要才是最重要的,因此鼓励增加社会支出和及时享受。 中国得分为118,代表了典型的长期导向文化。 巴西得分为65分,比中国更接近短期导向。

中巴文化差异

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国家之间成功的交流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对彼此文化的了解。 巴西占据南美大陆约一半的面积。 该国的地理、气候条件、植被、经济条件和文化都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国家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 现代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大多源自儒家和道家思想,两者都强调秩序、平衡与和谐。

根据霍夫斯泰德的文化维度理论,表明两国在不确定性规避和长期/短期取向两个文化维度上存在明显差异。

巴西人普遍表现出对官僚机构和法律体系的强烈依赖,但法律许可与实际情况之间存在灰色地带。 巴西人回避不确定性的倾向体现在他们渴望知道自己在和谁打交道,而采访是首选的沟通方式。 不过,他们在面试时并不急于建立亲密关系,而是一步一步来。 在中国这个“礼仪之邦”,习俗、传统和社会期望远远超出了法律规范。 在升迁、结婚、生育、死亡等人生重大时刻,正确的礼仪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中国人通常被认为具有极强的适应能力。 即使形势发生变化,他们依然能够保持冷静,保持冷静。

研究表明,巴西现在比过去更加注重短期。 巴西人普遍尊重传统,注重现在而不是未来,这可以从巴西人缺乏储蓄习惯上反映出来。 他们生活节奏缓慢,不喜欢急于建立关系或做出重大决定。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是一个具有长远目标的国家。 中国哲学崇尚长远、全面的世界观。 为了实现未来的目标,他们往往表现出更多的耐心、宽容和毅力。 中国已经形成了务实的文化。 美德和真理没有绝对的标准,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情况、环境和时间。 中国人崇尚节俭,有很强的储蓄和长期投资倾向。

中巴文化共性

巴西和中国在权力距离、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男性气质/女性气质这三个文化维度上非常相似。 巴西和中国在PDI指数上均排名靠前,这表明这两个社会都受到等级制度的约束,并认识到权力失衡和等级制度的不可避免性。 在巴西,阶级划分通常基于财富和种族,贫困的有色人种往往处于不利地位。 同样,权力和地位对于巴西人赢得尊重也非常重要。 权力距离还涉及到另一个重要的社会学概念,即“面子”。 中国人很看重面子,给面子就是尊重对方; 丢脸就等于侵犯尊严。 但“面子”具有普遍适用性,因为任何文化中的人们都希望实现其社会价值,尤其是在权力距离较大的中国和巴西。 两国IDV指数均处于中低水平。 中国是典型的集体主义社会。 在儒家思想的指导下,中国人的自我认知是群体性的、相互依存的。 中国人通常通过暗示或非语言方式传达信息,而不是直接表达,有时会隐瞒信息,并倾向于用沉默来解决尴尬。

与中国人一样,巴西人的自我认知也有明显的社会倾向。 自出生以来,巴西人就被置于一个庞大、坚实、有凝聚力的群体中。 与中国人不同,巴西人将保持稳定的目光接触视为一种问候礼仪。 此外,巴西人还认为个人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例如,在洽谈业务时,巴西人更喜欢首先联系个人而不是公司。 中国MAS指数处于中高水平。 历史上,中国社会性别角色结构高度失衡,父权制是中国传统家庭和社会的核心。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制定了多项政策来提高妇女地位和权利。 当代中国社会充满竞争,人们普遍追求财富和成功,但社会却期望女性为了丈夫和孩子的成功而牺牲自己的利益。

巴西的 MAS 得分中等。 殖民时期,巴西的性别差异主要受到伊比利亚文化父权传统的影响。 女性在家庭和社会关系中处于从属地位。 上世纪以来,巴西妇女权利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但传统的性别观念仍然根深蒂固。

儒家文化中国传统文化_中国儒家文化_儒家文化中国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