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道教咒语中的时间空间和主客体概念

前言:以下文章由四川大学宗教学硕士龚小康撰写。 研究内容十分片面,没有充分反映道教咒语的特点和道教思想。 比如上清派,就认为天神是天神,所以之所以不消灭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成为修行者的考验。 这是另外一个角度的理解。 道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宗教,不能用固定的模式或观念来看待,否则就像戴了有色眼镜。 以同样的方式看待事物并过滤掉很多东西。 尽管如此,虽然本文从哲学性学的角度理解道教不一定很深入,但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方向,所以选在这里。

咒语作为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很早就出现了。 例如,《尚书·五义》中有记载:“民心不表达怨恨,便口骂许愿”。 法术的产生源于主体与客体的分化及其矛盾的发展。 道教咒语的出现,一方面是利用咒语的特殊语言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主体与客体的矛盾; 另一方面,道教十分重视“道”,追求与道合一。 道家认为,人有别于“道”。 《太上老君内观经》云:“天地交融,阴阳分发,万物生,承其业,神分一,父母和,人生。 ” ①道是绝对的存在,没有主客之分。 人若与道同体,主客就不矛盾,但人却不能生存:“敬其气、重其形、惜其生、爱其神,则自亡”。并疏远他们的真实本性。” ②人类。 随着与道的分离,主体也与客体分离,主体与客体开始发生冲突。 作为道法之一的咒语:“通达阴阳生化,通达鬼神之机。呼风雷,祈晴雨,施水符,治病驱邪”。 ,积功德,与道相合。” ③道,是道的本质。 通过持咒,可以达到与道合一,消除主客体的矛盾。 五配米法是早期道教的重要教派之一,起源于巫术盛行的巴蜀地区。 其主要道教术法是驱邪、召唤神鬼的法术。 随着道教的发展,道教咒语也日益理论化和广泛应用。 从呼风唤雨、驱蝗虫蚕,到吃饭、穿衣、沐浴、理发,无不须念咒语。 道教的咒语主要有两个作用:内修身,外利世。 修身养性,可以净化身体,保护灵魂,达到长生不老; 仁慈世间会驱邪、保国保民等等。不同教派的咒语略有不同。 比如天师道的咒语注重祈求治愈,上清宗注重修行,灵宝宗注重救世救人。 当然,道教咒语中的主客体与我们日常所指的主客体并不完全相同,而是有其特殊的规定。

一、科目规定

在道教咒语中,施法者作为活动的执行者,显然是咒语的主体。 与日常主题一样,一方面,魔法中的主题是自然的、感性的存在;另一方面,魔法中的主题也是自然的、感性的存在。 另一方面,它被赋予了能动性并且是一个积极的存在。 一般来说,道家咒语从形神两个方面来界定主体。 形式是感性存在的方面,精神是能动存在的方面。

(1) 形状

道教非常重视身体,认为身体是生命活动的生理基础。 它追求不朽,就是希望肉身永不腐烂。 从道家的角度来看,只有身体完整,精神才完整,主体才存在。 《熙圣经》云:“形者,神也;灵者,圣人之道;善养生者,身怀神,心怀也。”自由无趣,故神护形,形则长寿。” 《传》曰:神若疲倦则疲,形疲则衰弱。诸神动荡,欲与天地长久相处。道教咒语中,请神引仙、驱鬼降魔等,主要是通过存申来进行的,但存申又常常表现存巳身体的活动。《上清大洞》中的“入门咒” 《真经序》曰:“天清气清,三光洞明,金屋玉室五宝满。 玄灵紫罩来映我身,我是仙童玉女。 ,把我的灵魂带到我的灵魂里。 九气相调。 三光同阁,紫盖上乘,升上皇庭。” ⑤道教咒语中,大量咒语祈求神灵保佑自己,保佑身体:“九气在蓝天,无始。 靖,老皇帝尊神,衣青。 他侍奉天宫,照亮星辰,散布光香,灌溉我的身体。 侍朝霞,饮木精,养绿芽,护苍松,住肝。 克服了易,玉芝就会自行成长。 亿劫之后,颜色归童,五气交融,天地融合。” ⑥从形体界定主体,认识到形体是生理基础。为主体活动乃至成仙是道教的一大原则特征。

(2) 神

同时,道教也承认主体具有能动性,这种能动性“阴阳不相合者,谓之神”。 道教将神灵物质化,并认为人类具有代理权,因为神灵存在于人体的各个部分。 《无上秘要》卷五引《东真造性子源二十四经》中说,人体有二十四神,上、中、下八神。 上半部分八神为:“脑神名绝元,字道都。” 其中,发神名宣文化,道行字;皮神名通夫,道连字;眼神名,道通字;项神名,灵魔,道周字;脊神名,脊骨神名。辅字道主:盖里,鼻神,名重龙鱼,字道微,舌神名石良志,字道正。” ⑦同卷引《东神》称:人体内有三万六千个神灵,《全真集·玄秘要》甚至认为这个神灵是创世天地的源头:“大事终有极限。 但神之大流没有方向,化作天地,无以补充! 因其奇妙而难以解释。 ,所以这个词被称为上帝。” ⑧主体的主动权可以是全世界,具有巨大的力量。 体内的神气,也是天人之间的桥梁。 施法时,往往会从体外的神魂中召唤出体内的神魂,然后利用体内的神魂来驱鬼降魔。 例如,《无上秘要》卷四十引《传授洞中真无上清仪礼》“……初入坛,绕一圈,向东敲牙三十六下,并炼炉加持:至尊三天玄元三气至尊道主召唤虚空某类、飞仙功、神使、左右飞龙、太真玉女、帝君知府,三十六人各激活此地的真官真神。”⑨由于体内的神灵容易出现“随意乱跑”的情况,所以神灵的贵气应该保持在体内。身体。 《高神笑玉清真王紫术大法》中有恢复精神的咒语:“每逢正月十五,为暗日,先用意念说:神火神狐。然后以左手触其心。”并暗骂:神火神狐住在我的宫殿里,进入我的宫殿,与我在一起,与我说话,不曾离开我。或订购”(10)。

可见,道教咒语对主体的调节是从生理基础和能动性两个方面入手的,两者构成一个不可或缺的整体。 但道教咒语对此有特殊规定,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主题的神秘化。 日常主题强调主体的感性物理特征,没有任何神秘感。 道教咒语的主题是神秘的。 主体本身是由很多神组成的。 一方面,它是主体与天人关系之间的桥梁。 另一方面,它被认为是主体具有能动性的原因。

其次,主体的客观化,即主体的性质外化为客体。 法术中,主体的名字、等级等被外化为客体的属性。 《上清高尚金元御张玉清音书》中的大魔王青帝:“姓迫洛,万相忌,头戴恒天冠,披青羽皮毛。”住在东方安大唐乡纳山世界。” (11)同时,体内的精神也可以脱离人体而成为物体。 《元无双妙经四论》卷二云:“五帝主天上飞仙,地中五山主鬼神,五脏主神。”人间有五位神。” (12)《道法慧缘》卷。 易云施展此法的时候,自己的灵魂就能显现为神将。 ”师曰:还有的闭目想象有某个神从某个方向而来,还有的按摩抽搐,把内气和外气合在一起,嗯,这些都是妄想。如果我们懂得了神将、将神之论,那么在闲暇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以宁静养神,神自为神,用它来调和气气,使气不乱。真。用它来保持自然神与神一致,气与气一致。一举一动,一目一意,则官在左右。” (13)神既是主体又是客体,这说明道家咒语中的主体也有客体化的一面。

最后,形神合一,形神不可分割。 《云集七珠》卷四十七用房屋与器物来形容形与神的关系:“夫之身,为神之府;神,为身之器。若不以房屋为重,修身养神,则精为物,游魂化为千种,故宜守咒。” (14)身体是精神的居所。 身体不安,精神也会不安,主体的主动性就发挥不出来。

2. 对象的定义

日常物品是指与主要活动有功能联系、有明确指向的事物。 它们是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的事物,具有客观性。 道家咒语中的客体,也是主体活动所指的客体,但这个客体并不具有客观性,而是一种超自然的、神秘的力量。 这股神秘力量非常强大。 如果不小心触犯了这种神秘的力量,就会立即生病甚至死亡。 道教进一步认为,这种神秘力量具有善恶二元性。 诸神代表着正义的力量,而魔鬼则代表着邪恶的力量。

道家认为,万物盛衰都有其规律,物体本来就是和谐的。 所谓天灾人祸,都是人类“不作为”造成的。 这种和谐的力量外化为神,代表正义的力量,可以消灭妖魔,保佑国家和人民。 《太上洞玄灵宝第十号功德经》中的元始天尊,是“道”的化身,拥有无上的功德和无边的法力:“虚无自然妙道的化身,永远无法名状”。犹如尘沙,来世度度一切众生,入天道,有七十二相,八十一善,十数圆满。千光,有的显现无边,有的显现大体,有的显现小体,他能化作小米,开窍纳无边世界,主宰三千大千世界,带来雨露。露传热烦众生,为帝平乱,为贤辅引路,或有圣王之爱,贬为师尊,功德无量,神通广大。力量和美妙的外表。” (16)道教对神明进行等级划分,形成庞大的神灵体系。 施咒时,应根据不同的目的,在坛内供奉不同的神灵。 《灵宝灵教济毒金册》卷四载有祈福时应供奉的神灵:中上栏为“玉清圣境虚无天然元始天尊妙武神,上清真经”虚空帝君,玉晨灵宝上层第二排,由开天至尊、符箓、帝君、真帝五位大帝组成。体质,道教昊天,至尊金塔,玉皇大帝。左右列车由至尊玉皇大帝和玉皇大帝,共三百六十位神祇(十七)。法术中的神祗之力,是异化施法时,应祈求神灵赐予力量,驱除邪灵。《道法会》卷159中的“请咒”元》云:“怀大志,请北帝元帅酆都公,名天蓬,威权浩大,能召神兵,扫除十方一切疫病。 请来请我。” 来带三昧,为他方驱除灾难。请随意降临天坛,慈悲不舍前来救度。我一心归命大典,诚心诚意。跪拜虚无,只愿率领众仙兵,擒拿邪灵,严阵以待。” (18)通过向神明的赞美和祈祷,最终能够战胜恶魔、怪物等邪恶势力。

诅咒中的恶魔常常给人类带来疾病、饥荒、武器等灾难。 《女清鬼韵》记载:“邪鬼之鬼,流于人间,引起百病,有五逆之病,寒热头痛,或脘腹结呕,气短五满”。内脏器官和倒视。” (19) 或曰:“魔降,横行,……水旱相合,霜雨冰雹,害粮民。饥荒。” (20)以致“门危,互相哀悼,众生自相残杀,自作自受,纷纷死去”(21)。 魔鬼象征着生活和社会中的一切苦难。 道教认为,恶魔的出现,多半是由邪念所生。 例如,《太上洞源神咒经》在论魔时说道:“济世之民,伪善者多,清净之源已散,邪气横生,不忠于魔”。皇帝不孝,违背三纲五常,自杀。” 死处,尧是六天、妖魔等旧神,与历代败军死将,聚集成党,祸害生民。”(22)人心不正气逆道,邪灵渐生,化为魔,为害人间。鬼名波神子是果,西方白帝知府鬼名波河子,南方红帝知府鬼名太婆子。中间的黄帝,名伯兮、渊”(23); 从时间上看,六十岁有鬼,如甲子鬼名元光,乙丑鬼名元光。 日本鬼的名字叫丙章,丙寅的日本鬼的名字叫昭昌等。施咒时要驱鬼。 《大利、寂静、慈悲、妙神五经》中有一句咒曰:“灵观大帝,智慧,日光菩萨,射气帝辰。金像,三——黄衣锦袍眼圣,踏火轮,砖金枪,行乾坤,名山大川,真正的灵洞之王,火瓢乌鸦,烈焰,斩妖除恶。神灵,如闪电雷霆,护国中流砥柱,护民灵神,德行亿万代,辅神济民,两大圣将,乘风千里,百万神通兵者,救灾,如应声,转祸为福,如影随行。护臣,何求,神光洞照,求福。天子之令,急如法令。 ” (24)借助强大的神力,作为客体的魔鬼被主体制服,从而现实生活中主体与客体的矛盾也被“消除”。

道教咒语以神魔为对象,其具体特征与日常对象有显着不同,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对象的神秘化。 之前说过,法术中的一切都被赋予了神秘的属性,都被神秘的力量所控制。 这种对物体的神秘化,一方面表明道教对真实物体的认识特征不清,处于混乱状态; 另一方面,物体的神秘化也是咒语存在的基础。 因为法术的执行需要依靠神秘的力量,没有这种力量,法术就没有任何作用。

其次,客体的主体化。 在交互中,客体成为适应主体需要并决定主体本质的客体,甚至直接转变为主体的一部分。 《太平经》卷三十五认为,人的形象是天地所赋予的:“又,人皆含天地之素。圆头,指天;方尺,指地。”土,四肢,四时,五宝,五行。“耳目口鼻,七态三光。” 这是无与伦比的,只有圣人的耳朵知道。”(25)施咒时,应想象物体进入主体,成为主体的一部分。《云集奇传》卷三十引用“九真” 《华经飞天》云:“玄阳王坐肾,着紫衣,头巾拥晨。 他左佩龙符,右佩凤凰。 吐青花,补肾灵根。 黑藏陌生,身为飞仙,升北玄奘,行天门。”(26)当物体进入主体时,物体的力量也赋予了主体,甚至主体与客体是直接统一的,《道法慧苑》卷八十四《一气类集》云:“平日行走时,盘膝而坐,放下一切。”你的联系,集中你的思想和冥想,并调节你的呼吸。 ……一道雷霆震动,五彩光云顺着祖气,化作天空乌云,弥漫天地,雷霆闪烁。 此时,一切烦恼都归于寂静,元始就是我,我就是元始。 金光灿烂,震动天地,向四面八方爆发,如火一般。 “(27)

最终,神与魔变得对立。 在道教咒语中,神是道的化身,代表善良,象征正义的力量。 可以镇静心灵,护身护身,辟邪避妖,保佑国家和人民。 魔是对道的偏离,代表邪恶,象征邪恶的力量,给人类带来疾病、饥荒、战争和灾难。 这种神魔对立,一方面是道教对世间善恶二元划分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道教对人间善恶二元划分的结果。 另一方面,也是现实中主客体矛盾在咒语中的体现。

三、主体与客体的矛盾运动

主体与客体的分化必然导致两者之间的冲突。 解决这一矛盾历来有两种途径:一是弘扬主体性,强调主体对客体的支配;二是弘扬主体性,强调主体对客体的支配。 二是尽量消除主观性,提倡顺应客体。 服从客体还是支配客体始终困扰着主体。 这种屏蔽的思想在道家咒语中表现得非常明显。 通过修身,主体克服了对道的偏离,能够获得力量并对客体产生影响,即主体能够支配客体; 但另一方面,作为客体的神则是道的化身,拥有主体所不具备的强大力量,比如呼风唤雨、杀妖除魔等。 主体只有绝对遵守才能达到返道。

许多道教经典都讨论了提升主体性。 例如,《太平经》中说:“人,在阴阳之中,为万物之师,最能为事”。 (28)《阳行衍命录序》也云:“人之气蕴含神,惟人最贵。” ”(29)万物、人虽然都是由气组成的,但唯有人有“灵”,故为天地之尊。更重要的是,主体在客体面前并非无能为力,而是有自己的主动权。 《养性言明录》云:“夫之形,生愚智,则天;夫之形,生愚智,则天也;夫之形,生愚智,则也。 强弱、生死长短,都是人。 天道自然,人道自身。”(30)强调主体的能动性。咒语中,只要主体虚心禅修,修行,就能获得大威力。《道》卷一《法慧源》云:“天地于虚而生灵,于静而生生。 一个人的心若空了,他的神就会看见,他的意念静了,他的气就会融化。 就如阳生火,一切召唤皆可召唤。 水,磁吸铁,琥珀吸芥末,以气相呼,相得益彰,正如声应,影随形,岂是强力所为。 无需速度即可完成,无需移动即可到达,无需偶然即可击中。 没有精神就是精神,没有精神就是真诚。 能量在哪里,感觉就在我体内; 反应在我之中,行动也在我之内。 故雷为我所发,神为我所召,灵感之机在此而非彼处。”(31)。 感气召神,驱鬼降魔,还是靠主体,主体的修养可以完全控制客体。

主体符合客体,消除主观性。 这在道家咒语中也有明显体现。 物体神秘化后,也被赋予了强大的力量。 面对这种力量,主体只能适应。 道教咒语中要有所反应,必须祈求神灵的保护。 《道法慧苑》卷2.3《玉清慧冥冥冥冥沉魂咒》云:“吉首明慧空虚无相,吉首降明崇玄主,斩天地碎,无名誉,普度众生依止,亲爱的,慈济五道转轮魂,祈求救度三地狱之苦。我皈依金殿天中尊,我皈依慈父六道,我皈依玉晶太上,我已远离生死,已无事可做。它能转死人为仙,千劫一遇,千劫一遇,并告诉大众因果报应的因缘,而死而复生,永生不死,所以它的灵魂不会改变。” (32)主体只有符合客体,才能依靠神的力量。 消灭鬼魂恶魔,保护世界。

总之,在道家咒语中,主体是由形和神来界定的,分别代表了主体的生理基础和能动作用; 对象是由神和魔来定义的,神是道的化身,魔是对道的偏离。 分别代表善恶两种力量。 通过顺应客体——神,主体回归道,获得主宰客体——魔的力量,克服偏离道,最终与道合一,主客合一,这样,主体与客体的矛盾就解决了。

①《太上老君内观经》、《正统道藏》,台湾新文峰出版社,第十九卷,第85页,下同

②《东玄灵宝自然九天神章经》《正统道藏》第十卷第五页

③《道法慧苑》卷一,《正统道藏》卷四十八,页494

④《西圣经》《正统道藏》第19卷第238页

⑤《上清大洞经序》《正统道藏》卷一787页

⑥《灵宝五昧仁尚经》卷十九,《正统道藏》卷五,页719

⑦《无上秘笈》卷五,《正统道藏》卷四十二,页182

⑧《全集秘笈》,《正统道藏》,第七卷,第262-263页

⑨《无上秘笈》卷四十,《正统道藏》卷四十二,页336-337

⑩《至尊神萧玉纯王紫书大法》,《正统道藏》卷48,页340

(11)《上清高尚金元玉张玉清印书》,《正统道藏》卷56,页776

(12)《元始无极人至大妙经四论》卷二,《正统道藏》卷三,第51页

(13)《道法慧苑》卷一,《正统道藏》卷四十八,页488-489

(14)《云集奇传》卷四十七,《正统道藏》卷三十七,页607-608

(15)《原始思维》,丁友译,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102页

(16)《太上洞玄灵宝十号功德命经》《正统道藏》第十卷第430页

(17)《灵宝灵教济毒金书》卷四,《正统道藏》卷十二,页77

(18)《道法慧苑》卷159,《正统道藏》卷50,页410

(19)《女情归露》《正统道藏》第30卷第580页

(20)《东玄灵宝真形渡劫经》,《正统道藏》第10卷第17页

(21)《太上东源神咒经》卷一,《正统道藏》卷十,页231

(22) “Preface to Taishang Dongyuan Divine Mantra Sutra”,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10, Page 230

(23) “Nvqingguilu”,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30, Page 580

(24) “The Great Hui Jing Ci Miao Le Tian Zun Speaks of the Five Bibles of Merit”,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42, Page 182

(25) Wang Ming’s “Taiping Jinghe”, Zhonghua Book Company, 1960 edition, page 36, the same below

(26) “Yunji Qizhuan” Volume 30,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37, page 431

(27) “Tao Fa Hui Yuan” Volume 84,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49, pages 439-440

(28) Wang Ming’s “Taiping Jinghe”, page 20

(29) “Preface to the Record of Nourishing Nature and Prolonging Life,” Volume 31, Page 79, of “Orthodox Taoist Canon”

(30) “Records of Nourishing Nature and Prolonging Life”,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31, Page 79

(31) “Tao Fa Hui Yuan” Volume 1,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48, page 486

(32) “Tao Fa Hui Yuan” Volume 203, “Orthodox Taoist Canon” Volume 51, Page 70

Taoist culture, Taoist ancestors, Taoist thoughts, Taoist exerci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