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4月 13th, 2024

红楼梦中贾政痛打宝玉的原因只是因为金钏儿跳井

admin

12月 27, 2023 #国学传统文化

贾政,字存周,《红楼梦》中的人物,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每每提及贾政,仿佛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对宝玉“痛下狠手”,甚至就连王夫人出手拦阻,也毫无怜惜,反而如“火上浇油”一般发狠,“那板子越发下去的又狠又快”。

在面对儿子贾宝玉时,贾政将“严父”一词发挥到了极致,在儿子的心里竟似“虎狼”一般。

(第二十三回)正和贾母盘算,要这个,弄那个,忽见丫环来说:“老爷叫宝玉。”宝玉听了,好似打了个焦雷,登时扫去兴头,脸上转了颜『色』,便拉着贾母扭的好似扭股儿糖,杀死不敢去。

前一秒还兴高采烈的宝玉,听见“老爷叫宝玉”,短短五个字,却如在头顶响开炸雷一般,可见在宝玉心中,父亲与洪水猛兽简直别无二致,唯恐避之不及。

贾政究竟因何如此?在他心中是如何看待宝玉这个儿子的呢?

(第二十三回)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采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蕤,举止荒疏;忽又想起贾珠来;再看看王夫人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儿子,素爱如珍;自己的胡须将已苍白:因这几件上,把素日嫌恶处分宝玉之心不觉减了。

你看,世人皆以为宝玉顽劣,因此贾政不喜宝玉。但其实呢,在贾政的眼中,宝玉却是极优秀的,不仅在为大观园题匾额之时彰显飞扬文采,而且丰神俊朗、举止大方,再看看另一个儿子贾环,与宝玉相较竟一无是处。

那么,贾政是因金钏儿之死,对宝玉失望透顶,以至于想要将其“着实打死”吗?

当然不是,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贾政对宝玉的“狠”,恰恰是出于一片慈父之心。

金钏儿跳井一事,不过是火上浇油罢了,宝玉挨打的真正原因,是他居然主动搅进了北静王与忠顺亲王之间的龃龉之中,这已经令贾政心生惶恐。他“气得目瞪口歪,一面送出那长史官,一面回头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

此时的贾政,还并未说要打,只是着急先将长史官送走,回来详细问过宝玉,再想对策。偏偏此时又节外生枝,撞见了无头苍蝇一般的贾环:才回身,忽见贾环带着几个小厮一阵『乱』跑。贾政喝命小厮:“快打,快打。”

各位看官注意,此时贾政要打的,也是贾环,并非宝玉。贾环为了自己脱身,说出金钏儿之事。此时贾政的反应如何?

(第三十三回)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里边书房去。喝命“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就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连忙退出。那贾政喘吁吁的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

一贯行事稳定,仿佛毫无悲喜的贾政竟然因为一个丫环金钏儿而大发雷霆,这一举动本身便有些蹊跷。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做出“大喝”、“喝命”之举,口称“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之词,目的就是要让“众门客仆从”看到自己被宝玉气得七窍生烟的样子。

责打宝玉,明是为了金钏儿之死,暗则是为了将此事闹大,让众人皆知宝玉受到责罚,几近丢了性命。贾政在嗅到危险之后,迅速走了一步好棋,由自己来将此事夸大,反而能够掌握先机,避免落人口实,也希望忠顺王府得知此事后能就此罢手,放过宝玉。

贾政“气的面如金纸”是真,“满面泪痕”也是真,但要“着实打死”宝玉却不过是要做样子给别人看。为什么?因为他要保住自己的儿子。

贾政为人中庸保守,不愿卷进斗争的漩涡,因此事事谨慎,从未与“四王八公”产生任何交集。偏偏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被卷了进去,而恰在此时,又出了一条人命。

无论金钏儿之死是否与宝玉直接相关,他都脱不开干系,一旦为忠顺王府所知,无异于授人以柄。一旦被扣上“草菅人命”的帽子,无论是对宝玉,还是对贾府,都将是灭顶之灾。

这让一贯谨小慎微的贾政惶恐至极,深感大难临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出手对宝玉予以惩治。不但要责罚,更要从严从重,最好闹到尽人皆知,将自己已然“大义灭亲”的消息传到忠顺王府。而贾政心中所愿,也不过是能保下宝玉,保下贾府。

事已至此,如果说,在台上唱戏的只有贾政自己,那么他也很难下台,总不能真的将儿子打死吧?这个时候恰好有人前来救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贾母,也唯有她能给自己的儿子搭台圆场。贾母赶来后,更是之间珠联璧合,将这出大戏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