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4月 13th, 2024

马致远与全真教

 

全真教是金元时期兴起的一个道教分派。 以道家清静无为思想为本,剔除了神仙虚妄之说,融合了儒、释二家的学说,其基本教义可以概括为:识心见性,除情去欲,忍耻含垢,苦己利人。(《道藏》119册)

马致远是元曲四大家之一,在古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他创作的以全真教度人成仙为题材的神仙道化剧数量多且在当时影响很大。另外,他的散曲作品更明显、直接地反映出了全真教的思想。马致远虽非全真教道士,但他深受全真教的影响,非常赞同全真思想,把全真思想当作治疗心灵痛苦的一剂良药。

一、马致远杂剧与全真教

马致远著有杂剧十五种,现存七种:《半夜雷轰荐福碑》、《江州司马青衫泪》、《 《满庭芳》:山侗昔日,名利茫茫,身如着箭香獐。心似汤煎火炙,无暂清凉。万般忧愁思虑,为儿孙,恼断肝肠。不知苦,似游鱼在鼎,尚自游扬。名利是伤人的箭,儿孙是催命的债,俗世是煎熬人的油锅,而世人却还在麻木无知地畅游。马致远的很多散曲与全真教的这种思想极为合拍。他说世途人易老,幻化自空闹。蜂衙蚁阵黄粮觉(套曲[双调·乔牌儿]),风内灯,石中火,从结灵胎便南柯,福田休种儿孙祸([南吕·四块玉]《叹世》)。人生易老而又变幻无端,还要蜂争蚁斗般的营营苟求,是多么可笑!生命从肇始便是一场梦幻,微弱如风中之灯,短暂如石中之火,生出儿孙便是给自己种下祸根;他说子孝顺,妻贤惠,使碎心机为他谁?到头来难免无常日,妻儿胖了咱消瘦。枕上忧,马上愁,死后休([南吕·四块玉]《叹世》)。家庭是牢狱,妻儿是枷锁,让人苦累忧愁,无休无止;他说争名利,夺富贵,都是痴,白玉堆,黄金垛,一日无常果如何?([南吕·四块玉]《叹世》)便有敕牒官诰,则是银汉鹊成桥,便有钞堆金窑,似梁间燕营巢。为甚石崇睡不着,陈抟常睡着,被那转世宝,隔断长生道。(套曲[双调·乔牌儿])追求名利富贵是愚蠢的,即使你金玉成堆,也不能保你长生不死,也不能让你死后带走;有了官做,却要夫妻离别;金屋钱堆,也等同于燕子的梁间泥巢,蔽身而已。功名富贵都是幻象,瞬间即逝,不但对人没有丝毫价值,反而让人忧虑难眠、带灾折寿。

全真不但否定现实人生,而且也否定作为现实参照的历史,道教词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