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 月 25th, 2024

红楼梦中贾琏与多姑娘的云雨情为何被描写得那么扎眼

admin

12 月 26, 2023 #国学文化故事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这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贾琏与多姑娘“遂成相契”,成为《红楼梦》中最大胆的情爱描写。曹雪芹唯一一次将男女的云雨情,写得赤裸裸又不堪入目。

客观来说,曹雪芹笔下这段情节,远不如同时代那些小说描写大胆,只是浅尝辄止。但相较于整部《红楼梦》内容来说,还是过于大胆甚至扎眼。

曹雪芹为什么要刻画这一段细节,能不能去掉呢?答案是否定的。绝不能去掉这一段的“不堪入目”。

本文不引用第二十一回的原文,简单讲一下当时的经过。

贾琏与王熙凤新婚没几年,赶上林如海病重,他被贾母委派送表妹林黛玉回南,再将其接回。

由于是头年底去,第二年九月初三林如海去世,等贾琏操办完姑父后事带林黛玉回来,已经到了隔年正月。

这一来一回跨了三个年头,实际时间足有一年多。以贾琏的浪荡性格,在外头肯定不老实。

可回来后他的生活又回归以往,只能守着王熙凤,身边放着个摆设平儿也不让碰。

好在回来就修建大观园操办元春省亲一应大事,贾琏忙的四脚朝天也没功夫瞎想。

等到贾元春省亲结束一闲下来,曾经那种在外的“自由”与家中的“束缚”对比,让贾琏越发欲求不满起来。

可巧此时女儿大姐突染天花,需要供奉痘神娘娘,要求夫妻分房“斋戒”。贾琏只得收拾行李住到外书房。

按说女儿病重,天花又极为凶险,作为人父,贾琏必然担心煎熬,哪里还有别的心思。

可贾琏无情就在女儿生病让他出来独住,反而让他找到偷腥的可趁之机。

他也全不浪费,马上就与对他感兴趣的多姑娘勾搭起来。

当天晚上,贾琏摸到多姑娘家里,当着醉死过去的多浑虫,就与多姑娘胡天黑地成就好事,事后更山盟海誓,遂成相契。

事情不复杂,过程很丑陋。被曹雪芹如椽巨笔“白描”下来,更觉触目惊心。

曹雪芹也写云雨情,比如贾琏与王熙凤,贾宝玉和袭人,秦钟与智能儿,茗烟和卍儿等等。但全都是极为含蓄的点到即止。

比如贾琏戏熙凤,用小丫头丰儿堵门,贾琏一声笑,平儿拿大铜盆出来吩咐丰儿打水进去,已经交代出前因后果,明眼人自知其中内情。

如此交代趣而不淫,哪里像贾琏与多姑娘那般不堪。

但若从情节推动演化来看,就知道贾琏与多姑娘这段云雨情必不可少,非如此写不能尽其丑陋。

首先,曹雪芹写贾琏,无疑借鉴自西门庆的故事。那多姑娘颇有潘金莲之风,日后尤二姐则类李瓶儿,秋桐则是庞春梅。

《红楼梦》前期很多情节铺垫,还多是明清小说的旧风,贾琏所行恰如西门庆,无可厚非。

其次,贾琏背叛妻女,借与多姑娘之情,尽出其人性之丑恶。

当时多姑娘在紧要关头故意讽刺他说:“你家女儿出花儿,供着娘娘,你也该忌两日,倒为我脏了身子。快离了我这里罢。”贾琏……答道:“你就是娘娘!我那里管什么娘娘!”

女儿大姐病中煎熬,为父者却任性在浪荡。不念女儿之苦,妻子之悲,其禽兽之心借禽兽之行画出,历历在目。

最后,贾琏越浪荡,越衬出王熙凤和巧姐之悲剧。

贾琏于二十一回多姑娘,四十四回勾搭鲍二家的,六十五回偷娶尤二姐,越来越升级对王熙凤的“背叛”。

王熙凤在贾琏的挑衅下被动出手,越发暴露出“妒忌”本色。终因“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惨淡收场。

固然王熙凤妒忌要承担很大责任,可贾琏所行依旧人性泯灭。

最甚者女儿何辜?大姐生到三四岁连名字都没有。自然是父亲不亲不爱她,爷爷不重她,甚至她与贾母都没有一个亲近接触的情节。不像贾兰来后,贾母安排他坐在身旁,抓果子给他吃。

贾琏越丑陋,女儿越悲重,是那个时代女儿被轻贱的集体之悲。

曹雪芹这段描写,看似污秽实为振聋发聩。一如那多姑娘看似脏污,实则心似明灯。不多赘述了。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