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 月 25th, 2024

红楼梦中贾探春是如何创建大观园诗社的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这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红楼梦演义135:庶女忧父尽孝心,三春建社展雄才

上一回讲到史湘云听说贾宝玉和姐妹们正在家中结社作诗,便急得不行。

好在宋嬷嬷回去后禀告贾宝玉,第二天便以贾母之名将她接来。

于是众人将那题目给她看,不过是咏白海棠,倒也不难。

史湘云稍一构思便挥毫作出两首,众人一看她那诗竟比昨日作的还好,便推举其为魁首。

史湘云夺魁海棠诗并不意外。皆因海棠又作“阆苑仙葩”,典出杨贵妃之“海棠春睡”。

史湘云日后与冯紫英之姻缘,便与那《长恨歌》类似,是以海棠实为她之谶。不提。

话说这大观园中起诗社,实际发起人为贾探春。

这主意一出,便得到众人的响应,都聚在秋爽斋商议妥帖。便以贾芸当天送进来两盆白海棠为名,效仿古人创建海棠诗社。

第一社便由贾探春举办,推举李纨为社长,迎春和惜春不太会作诗为社监,众人又都各自取了名号。

贾宝玉便作怡红公子,李纨是稻香老农,薛宝钗为蘅芜君,林黛玉被贾探春取名潇湘妃子,贾探春自诩蕉下客,迎春便是菱州,惜春就是藕榭……偏忘了还有一个史湘云没请,第二天终究是到齐了。

第一社的海棠诗其实都暗藏玄机,每首诗也契合众人各自人生,就不多赘述了。

最要注意众人名字所伏笔的典故。尤其贾探春给林黛玉取名潇湘妃子,正是那娥皇女英二女同嫁舜帝的典故,最是影射日后二人结局。

要说这贾探春确实是贾府这子孙中之翘楚。小小一个诗社并非没有人想过,却只有她做成。

比如李纨就曾想着这些姐妹,尤其薛林二人和宝玉都擅长作诗,不如成立诗社,又娱乐又可习学,互相进步。

李家文风鼎盛,李纨从小对诗社并不鲜见,也曾与兄弟姐妹们以此为戏。

李纨虽说不得父亲教授诗词文章,耳濡目染却最有鉴赏之能。更家传的学习方法,便想着在教授贾兰之余,也与弟妹们一起寓教于乐。

只是她一来是寡妇,不好带头玩乐。二来也不大会作诗,便想起了又放弃。

至于薛林二人皆有才能和思想,奈何寄人篱下,到底不愿起头。

薛宝钗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黛玉则是身体欠佳,懒得张罗。

至于贾宝玉想不到,迎春和惜春志不在此,唯有贾探春想到既做到。马上下帖子请众人力促此事成功。

你看她给贾宝玉下的那帖子,最是有水平的。

娣探谨奉二兄文几: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讵忍就卧,时漏已三转,犹徘徊于桐槛之下,未防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何痌瘝惠爱之深哉!今因伏几凭床处默之时,因思及历来古人中处名攻利敌之场,犹置一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于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娣虽不才,窃同叨栖处于泉石之间,而兼慕薛林之技。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此谨奉。

贾探春兴办诗社绝不是一时之兴,而是深思熟虑的考量,更是为王夫人分忧之举。

前一阵贾宝玉在家闹的不像,最终引得贾政将他暴打一顿,全家都为之担忧。

如今贾政任学差于外,要三年才得归来。

探春了解哥哥的性格,势必又像脱缰野马一般没人能够管束。

如果放任他如此,还不知道要闯出什么祸事。到时候父亲在外不免忧心,就是嫡母王夫人日后也不好对父亲交代。

既然宝玉愿意在女儿堆里厮混,又住在大观园里,不如大家就作兴起来,索性将他拴在家中少出去玩乐,接触那些外人再学坏了。

成立诗社固然于女儿是不务正业,但对“不学习”的宝玉却是一个促进。

一方面,探春认为男儿固然应该科举仕途,谋求为官做宰,辅国济民,但也要有那个天分。

宝玉既然不擅长此道,却对诗词文章方面有兴趣,不如扬长避短,学那嵇康阮籍,唐宋大家,岂不也能光宗耀祖?

而且以她看来,父亲尽管对宝玉不事科举仕途不满,到底对他诗词上的偏才有些“得意”,否则也不会动辄会客都带着他去。

另一方面,探春知道宝玉之捷才不如薛、林、史三人,为了应对诗词,势必也要发奋读书以补自己不足。

家中每常都会有家书传给父亲,自己只需将一些诗社内容稍一告诉父亲,便可慰他悬忧之心。

父亲一人在外为学政,儿女不能承欢膝下尽孝,自然要以身作则,宽慰慈父之心。

家中一切安稳,父亲放心,嫡母王夫人便也顺心。

再加上时常将哥哥之诗词文章达于父亲,更可见众人在家没有荒疏。日后父亲回来,一家人便只叙天伦,不生嫌隙,也少了祖母忧心。

家和万事兴才是一家人之幸。

是以,你道这探春兴办诗社只为玩乐?却不知她心思之缜密,是为大才之士也。

只可惜探春为赵姨娘所出,身为庶女不得张扬。很多话不得说,很多事不得做。

更让探春遗憾自己生为女儿不做男子。若生而为男子,她更早有一番志向,绝不会困居这豪门藩篱之内,尸位素餐,碌碌无为一生。

其实,贾家如今已是末世,子孙各自骄奢淫逸。就算那宝玉虽不荒淫却也顽劣。哪里有探春如此之思想。

只从起诗社一事,便知其心胸丘壑,实为贾家这一代子弟翘楚。但越是如此,便越可惜探春生为女儿的无奈。

若她与宝玉身份互换,即便将来贾家之败在所难免,又何尝不能再复兴?也不至于树倒猢狲散,蹉跎十数年等待贾兰了。

正是:庶女忧父尽孝心,三春建社展雄才。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以上故事或有虚构,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改编和推论。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