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 月 25th, 2024

[摘要] 儒家文化作为东亚国家共同的文化资本,将影响东亚国家人们的交往观念和交往行为。 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人际传播领域,也体现在大众传播领域。 本文认为,儒家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会通过一定的传播机制影响东亚媒体的传播特征。 这种传播特征不仅体现在东亚媒体的独特功能上,还体现在媒体文化、媒体管理、媒体运作逻辑等各个方面。 。 在儒家文化特征的影响下,民族主义和道德主义构成了东亚媒体最显着的特征。

[关键词] 儒家文化; 东亚媒体; 民族主义; 道德主义; 通讯特性

在跨文化传播研究领域颇有建树的学者霍尔说:“文化的功能之一就是在人与外部世界之间建立起高度选择性的屏障。文化就是透过这个屏障的各种形式。”决定了我们注意到什么和忽略什么。” (:1976:7)文化对传播的影响无疑是深远的,“文化特殊性”决定了传播的特殊性,亚洲独特的文化价值观给亚洲的传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三池孝宏是传播学领域的“以中心为中心”的学者,致力于探索和构建亚洲独特的传播理念和模式。在《反思人文、文化与传播:亚洲中心的评论与贡献》一文中,三池孝宏认为,亚洲中心的思想儒家文化体系有循环、和谐、他者、互惠、联结五大主题(三池芳孝,2004:67-82),显然,儒家文化已经渗透到亚洲传播的语境中,成为亚洲文化的核心组成部分。儒家文化对亚洲国家特别是东亚地区的中日韩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留下了鲜明的印记,儒家文化的影响不仅体现在传播哲学、人际传播和组织传播等领域,而且还涉及大众传播领域。 在儒家文化的影响下,东亚大众传媒表现出了该文化圈媒体的一些独特性。

一、东亚文化圈的儒家价值观与媒体特征

“传播是一个基本的社会过程,因此它受到其所属社会的哲学基础和价值体系的影响。” (Jun Ock Yum,2003)“本土知识”构成了区域传播系统所处的文化背景。 文化在社会中起着“过滤”作用。 要想分析一个国家的媒体特征,就必须透过文化的“窗口”和“过滤器”来审视它。 社会传统是一种文化存量,它构成一个社会的集体文化资本。 这种文化资本不仅影响公众的文化品位,也影响媒体的文化品位。 “文化品味”是一种个人特征、一种特定偏好,它受到社会传统、家庭、社会阶层背景、教育水平和现有一般文化资本等因素的影响。 一方面,媒体文化塑造人们的品味和偏好。 另一方面,人们的文化兴趣又反过来影响媒介文化。 文化文本、产品和实践的结合构成了媒体体验和“媒体文化”。 (McGuire,2008:122)媒介特性是媒介文化的一部分,媒介文化是广义上的社会文化的一部分。 文化特征通过影响传播者、受众和信息来影响媒体特征。 当传播者和受众的认知观念和行为受到文化特征的影响时,就会传导到媒介特征。 文化与媒介特征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下图来表示:

沟通者特质

信息属性

受众特征

媒体特征

图:文化特征对媒介特征的影响及其相关性

东亚社会共有儒家文化体系,儒家文化特色渗透到东亚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罗斯·曼在《亚洲史》中说:“东亚社会历来严格遵守等级制度。社会等级是由以地位区分的人群和以秩序区分的角色来代表的,从最高统治者、经济官员、文人学者、社会圣贤,对于家中的父亲来说,他们都有对地位低下的人的权威,但他们也有责任去做好榜样。” (罗兹·墨菲,2004:37)儒家“五伦”理论确实为这样的文化景观提供了理论和学术支撑。 儒家思想非常重视“秩序”,个人服从家庭和社会利益。 个人主义和自由是美国人心目中最基本、最积极的价值观。 然而,在东亚人的时代,他们的内涵是自私和缺乏规则。 从儒家的角度来看,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样的结果将使社会陷入无政府状态。 因此,必须采取一定的社会规则来维护社会的集体利益。 在东亚国家,政府的角色就像一个大族长。 人们赋予父母力量,但同时也希望自己承担起父母的责任。 在儒家观念中,政治清明取决于有德行的“父母”,对统治者“德”的重视远远超过对制度建设的重视。 孔子说:“为政以德为政,如北辰,居其所,众星共享”(《论语·魏征》)。 孟子说:“厨房里有肥肉,马厩里有肥马,饥饿的人,野外饥饿的食腐动物,那么就会引走兽来吃人。兽互相吃,人就会憎恨它们。”如果你是人民的父母,你就不会避免领导野兽和吃人。” 食人为恶,为民之父母。”(《孟子·梁惠王》)因此,东亚社会更加强调政府和政治家的道德意识。

霍夫斯泰德在研究文化时定义了文化的四个价值维度,东亚国家在这些维度上表现出较大的共性。这四个维度分别是: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不确定性规避、权力距离、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男性与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