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4 月 23rd, 2024

小说红楼梦中薛姨妈为何从不邀请贾府众人看戏

薛姨妈是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王夫人之妹。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儒家讲究厚往薄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贾府是个中典范。对于薛姨妈贾府可谓仁至义尽。贾府给薛姨妈的远远多于薛姨妈给贾府的。就从请客吃饭上来看,我们看到的大多数是贾府请姨太太吃饭。

贾府每逢聚会都把薛姨妈请到,每次都和贾母平起平坐。

宝钗过生日,贾母出钱给宝钗办生日宴,请大家饮酒看戏。庐雪庵联诗,本没有请薛姨妈,但是薛姨妈听说老太太也去凑趣,便也赶来了。抄检大观园之前,贾府的每场聚会都少不了薛姨妈,即使宝玉过生日,也少不了薛姨妈。但是我们没见过薛姨妈大摆宴席请大家饮宴的场面。

薛姨妈给贾府姑娘们送宫花都特意写一回,薛蟠过生日请宝玉吃瓜吃藕都写,薛姨妈让宝玉吃回饭也详细描写,为何没有写薛姨妈设宴款待贾母等人呢?

第一,贾母不给薛家面子,请客也不去。

贾母的丈夫是国公爷,本人是诰命夫人,地位尊贵,不是谁请吃饭就吃的。过年的时候,贾母祭祖结束就回荣国府,从不在宁国府吃饭。谁能请到贾母吃饭,那是天大的面子。

薛家刚到贾府的时候,为了讨好贾母一定请过贾母吃饭,可是贾母以各种理由搪塞了,拒绝前往。弄的薛家再也不敢请了。

薛家请不来贾母,薛宝钗利用湘云请来了贾母。湘云见成立了海棠诗社,非常高兴豪爽地说自己邀一社。薛宝钗知道湘云没有钱,于是自己出钱,湘云请客。宝钗给湘云出主意,由湘云去请贾母和王夫人只说赏桂花吃螃蟹,不提诗社的事,“只管普通一请。等他们散了,咱们有多少诗作不得的”。这就是螃蟹宴。

湘云请贾母赏桂花,吃螃蟹。贾母高高兴兴的来到藕香榭赏桂花,见两三个丫头煽风炉煮茶,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贾母非常惊喜,当听湘云说是宝姐姐张罗的。贾母不免有些失落,老太太只说道:“我说这个孩子细致,凡事想得妥当。”

吃人家的嘴短,贾母可不想占薛家的便宜,回去后便张罗给湘云还席。说是还湘云,实际上是还宝钗,还薛家。

此时恰好刘姥姥来了,于是贾母在大观园连设两场宴席,还过薛家的螃蟹宴,顺便款待刘姥姥。

第二,薛家清客的次数太少了,规模太小了,没有记录的必要。

过完正月十五之后贾府各位管家,赖大,周瑞,吴新登等人请贾府人吃饭,这时提了一句薛姨妈也请年酒。至于贾母是否去,不得而知。

第三,薛姨妈小气,根本不想请客吃饭。

连宝玉这样一个任事不管的闲人都知道薛姨妈爱唠叨,怕糟蹋东西。戳穿了就是小气,吝啬。外面宣称“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姨娘的裙子弄脏了,都不敢让婆婆知道。可见薛姨妈对香菱有多刻薄,薛姨妈对物件的关注度远远超过对人的关爱。

对于薛姨妈的小气、吝啬,凤姐都看不下去了。当薛姨妈说本想请贾母赏雪,因为听说贾母心下不大爽,所以没敢惊动的时候。姐儿笑道:“姨妈仔细忘了,如今先秤五十两银子来,交给我收着,一下雪,我就预备下酒,姨妈也不用操心,也不得忘了。”凤姐这是暗指薛姨妈经常开这样的空头支票,然后就忘了。

贾母不在乎一顿饭,但是对薛姨妈的吝啬也有微词,她笑道:“既这么说,姨太太给他五十两银子收着,我和她每人分二十五两,到下雪的日子,我装心里不快,混过去了,我和凤丫头倒得了实惠。”

贾母为何不让薛姨妈请吃饭呢?

贾母对凤姐说过:“姨太太是客,在咱们家受屈,我们该请姨太太才是,那里有破费姨太太的理!”

这就是贾母,不愧是贾府的大家长。从来不在意自己给别人多少,只在意我们是否让客人受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