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 月 25th, 2024

专题十一中国文化中的传统植物

admin

12 月 26, 2023 #国学文化故事

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短篇

600余种,《周易》至清代诗词中出现的植物总数

柳树,中国古诗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植物

丹波茭白,清诗中烟草(TABBACO)的翻译

136.《诗经》中出现的植物数量

256、苏轼诗中出现的植物数量

泽兰,唐前诗词中“兰”的意思,是一种用于沐浴的草药。

柳、竹是历代文学作品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园林植物。

柳、竹是历代文学作品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园林植物。

柳、竹是历代文学作品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园林植物。

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故事短篇_国学文化故事

古诗词中的“韦”指的是今天的野豌豆及其同属植物。 幼嫩的茎、叶可作蔬菜。

写过《诗经》、《唐诗植物图解》等著作的学者潘福君,至今仍有两个理想,其中之一就是开一家文艺植物餐厅。 “店里的每一道菜都要有文学渊源,比如有一道菜炒豌豆,就叫‘寿阳盘’。”首阳山是舒淇和伯夷不吃周小米的地方,采摘杂草充饥。 后人也用寿阳和“采薇”来寓意隐居。

魏是一种茎柔软的草本植物,在古典作品中不时出现。 春天,白癜风的对生叶逐渐展开,紫红色的花朵簇簇绽放。 直到现在,它仍然是中国常见的植物。 现称“副豌豆”、“小窝菜”,学名Vicia sepium Lim。

确认中国古代文献中出现的植物身份,并与明确的现代名称相对应,是潘福军多年来痴迷的事情。 2015年,综合论述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的《花草树木之恋》出版。 潘辅君写了从《诗经》到清代作品中所涉及的植物,也比较了不同时代不同作者对不同植物的看法。 这意味着改变。

他的另一个理想是编撰一本百分百完整的《文学植物词典》。 “《尚书》、《易经》、《诗经》,再难的字,字典里都能查到,查不到的是什么?就是名字。一株植物,或者一件文物。我想要一本彩色图鉴,无论你读哪本书,我都会告诉你每种植物是什么,如果你从头到尾跟着它,你就能明白它的意义是如何演变的。 ”

他认为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因为自三国以来,世世代代都有人解释经典,而他“只是选择他认为正确的解释”。 就资源而言,没有哪个国家的植物能像中国的植物一样有故事。 “引植物,孔子曾在底下打瞌睡,周文王时何其不同。 许多植物必须与我们的植物进行比较。 结合生活经历。 事实上,文学或历史是解释植物,尤其是中国植物的最好方式。”

他举例说,《诗经》中提到的藤蔓,现在被称为“黑莓”,很常见。 “我们种庄稼的时候,它就爬上来了。描述的是朝廷里小人奸臣横行。如果你长期背诵藤蔓,却不知道植物是什么,很难想象你能明白这首诗的意思。”

国学文化故事短篇_国学文化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

白芷具有特殊的香气,是《楚辞》中提到的代表性药材之一。

国学文化故事短篇_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故事

唐以前文献中的“兰”多指泽兰

国学文化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故事短篇

桑和粟都是《诗经》中经常提到的经济作物。

第一财经记者:古代对植物的命名不太科学,很多植物很难与现代名称相对应。 你有更让你自豪的例子吗?

潘福军:古代和现代植物的名称有很大不同。 文档越旧,差异就越大。 其实在汉唐时期,解释《诗经》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是解释不了的,所以就有了解释经书的字典,比如《尔雅》。 我根据这些文件识别出了许多植物。

你会发现,所有的中国文学都会回到《诗经》,每一个概念、每一个词语都会回到《诗经》。 如果你解了《诗经》,大多数植物都可以解。 所以我个人觉得解读《诗经》比较困难。

一般来说,还可以。 从三国时期开始就有人解释经典,基本上是一个道理。 但仍有几个疑问。 有一些植物,古人不认为是植物,但现在被证明是植物,所以我们能比古人认识更多的植物。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唐诗中有一种植物叫橦,橦花。 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在台湾的图书馆里跑来跑去,但还是搞不懂。 后来我在一本古书中看到用它的花来编织。 用于编织的植物并不多。 其实它是棉花的果实,是白色的。 当它爆炸时,古人认为它是一朵花。

后来证实,这些布料来自西南地区,与棉花进入中国的路线是一样的。 这样解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还有一种植物叫“回”,是香草的一种,我们解释为罗勒。 历代都有解释,最详细的是《本草纲目》,其中提到这种植物小枝方形,叶子对称,有香味,为唇形科植物。 大概98%、99%可能是对的,但是还有1%、2%,我心里有个问号。

第一财经:西方近代以来就有了植物分类系统,按植物的生殖器官对植物进行分类。 您认为中国古代人是如何对植物进行分类的?

潘福军:对中国人的分类是从现实的角度出发的。 首先认清形状。 例如,树木、高大的木本灌木、湿草和干草。 如果使用的话,是根据药效或用途的不同来划分的。 对于农业树木来说,它是以食物、纤维或染色或五谷为基础的。

西方植物学的研究得益于显微镜的发明,使我们能够看到微妙的结构。 中国古代没有这样的技术。 直到现代,观察植物只能根据外观或气味和用途进行分析。 当西方人能看到生殖细胞时,起点就与我们分道扬镳了。

第一财经:《草木》统计了各个时代诗歌或其他文学作品中出现的植物名称。 显然,宋代以后的数量是比较多的。 分析后是什么原因呢?

潘福军:我认为这与贸易有关。 很多植物都是从外面进来的。 尤其是到了清朝,中国乃至世界发生大事,辣椒、烟草、玉米、土豆都被吸引过来。 在此之前,古人吃的东西比较简单,只有几种水果,野菜也原产于中国。 受文学影响,文人看到的植物越来越多。

事实上,并没有像杨树、柳树那样的奇异植物进入诗歌的(深刻的)例子,因为时间太短了。 更有趣的是,这些植物传入中国时,还没有中文名字,比如烟草,英文TABBACO,中文也没有名字,所以清诗中就出现了“丹波”。 玉米刚刚进入中国,也很陌生。 没有中文,叫“番麦”,现在闽南语也叫“番麦”。

读的诗越古老,就越要研究,而现代的诗更接近现在。 清末就有咖啡了。 当时的英文Cafe被称为咖啡。 译名还没变,挺有意思的。 植物本身的传播对于解释中国文献也很重要。

第一财经:这些年诗歌中出现的植物有变化。 历史上以柳出现最多,但清代以松为多,明代则以竹为多。

潘福君:我参考的文本是《清诗集》和《明诗综合》。 前几名无所谓,没有统计学差异。

第一财经:有哪些植物被世人赋予的意义在不同的朝代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潘福军:是的,我们以柳树为例。 五斗米不弯腰的陶先生,回家后在自家门前种了五棵柳树,自号“五柳先生”。 从此,柳树就显得非常高贵了。 于是就有了柳眉柳腰之说。

但后来变成了花街柳巷,残花残柳。 这也是因为柳树太高贵了。 在古代,妓女要想吸引顾客,光顾这个特殊行业的人必须是文人。 他们也知道文人喜爱柳树,所以在办公室里种了几棵柳树。 果然,文人都去了那里。 那行业都种柳树,不就是花街柳巷吗? 从很好的意思到不好的意思,都是我们文人干的。

另一种感觉是比较深的桃色。 《诗经》有时有逃亡,桃李春风。 《逃》讲的是身着彩衣的少女,《桃李春风》的寓意都是积极向上的。 什么时候变成了桃色纠纷了。

中国人过去称粉色纠纷、粉色电影,现在称其为黄色。 但日本人仍称其为粉红色。 因此,日本保留了中国原有的表达方式。 日本人什么时候开始学习中国文化的? 唐代。 因此,我们从唐代开始为分界点。 当桃李春风化为桃红纷争的时候,应该就是那个时候了。 这需要证据。

第一财经记者:据统计,《诗经》中经济作物较多,诗歌中也收录了很多实用植物,但后来也有很多表达文人志向和兴趣的诗歌。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呢?

潘福君:把《诗经》和《楚辞》一北一南比较,有很大的比较意义。

南方物资丰富,并不缺乏。 这些野菜、野果很常见。 因此,《楚辞》充满了香木香草的写意。 北方则不同,植物较少。 北方的植物大多与人们的生活有关,因此对经济作物的描述较多。

后来的诗歌,如唐玄宗安禄山之乱时所写的诗,多是写实事或写饥饿、荒凉的。 宋代以后,政治文化中心南移,主流正统观念南移。 对经济事物的描述较少,情感性、描述性的内容较多。

在《草木》一书中,潘福君记下了从《诗经》到清代作品中所涉及的植物,也比较了不同时代不同作者对不同植物含义的变化。

在《草木》一书中,潘福君记下了从《诗经》到清代作品中所涉及的植物,也比较了不同时代不同作者对不同植物含义的变化。

国学文化故事短篇_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故事

潘福军,博士美国夏威夷大学农学与土壤学博士,现任中国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景观系教授,在台湾教授景观植物学、植物与文学、植物文化等课程。 我所学的与植物有关,我所喜爱的与中国古典文学密不可分。 田野调查和古典文学是他的最爱。 几年前,台北植物园成功从科研用植物园转型为教学园和台北市民优质休憩场所,让民众在树木花丛中悠闲地吟诵古典诗词。 着有《草木图鉴》、《诗经植物图鉴》、《楚辞植物图鉴》、《唐诗植物图鉴》、《花草树木之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