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4 月 23rd, 2024

红楼梦中尤氏与贾珍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尤氏并不是贾珍的原配,她是贾珍的继室。说起这个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红楼梦》因为它崇高的文学地位,独特的艺术魅力以及对明清时代的官僚社会的形象而具体的还原而一直被世人所称道,甚至形成了一门专门的学问。

学者们和很多喜欢《红楼梦》的读者,都留下了品读《红楼梦》的资料,基于自己的理解,对里面的人物逐一进行剖析。其中唯独有一个人,似乎永远是最容易被读者忽略的,学者关于她的评述特别少,我自己也从认真未解读过这个人,她就是贾珍的妻子尤氏。

在书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的时候,贾母带着人入朝谢恩:“贾母率领邢王二夫人并尤氏,一共四乘大桥,鱼贯入朝。” 尤氏在贾府的地位并不低,甚至可以说是很高的。

她是贾珍的妻子,而贾珍是贾氏一族的族长。贾敬出家后,她就是宁国府名副其实的女主人。也是贾府为数不多的有诰命头衔在身的人。然而大家对她都没什么印象,因为她空有身份,却既无口齿,也无才干,性格也不突出,只知道一味顺从贾珍。

尤氏本人默默无闻,但她的儿媳妇秦可卿却因为和公公贾珍的桃色事件以及扑朔迷离的死因而被人熟知。两个继妹更是以美貌风流又香消玉殒惹得人浮想联翩。宁国府在她的打理下,到处都有鸡鸣狗盗,早就声名狼藉了。

就如王熙凤大闹宁国府的时候骂的那样:自古道“妻贤夫祸少”,“表壮不如里壮”,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敢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应贤良的名儿。

尤氏真的没有才干吗?不见得。王熙凤最能体现才干的事情就是在尤氏称病的时候主持料理了秦可卿的丧事,恩威并用,分工明确,把秦可卿的后世料理得妥妥当当。而她自己也承认,她答应料理宁国府丧事的原因之一,就是她从未主持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服”想借此卖弄才干,进一步提高威信。

有人由此以为尤氏是个没有能力的人,却忽略了她也曾料理过重大的丧仪,只是书里描写得没有那么仔细而已。第六十三回,她自己的公公贾敬去世。那一回的回目就叫“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秦可卿死在贾府鲜花着锦之时,葬礼在贾珍的极力支持下,只要好看,不管预算。因此排场大,宾客多,经费足。而贾敬是长辈,又有皇上赏的五品官衔,排场不能太小,但贾府已现颓势,经费上就没有那么宽裕了,而尤氏料理得也并不差。

贾敬走得突然,噩耗传来,贾琏、贾珍、贾蓉都不在家,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主事可靠的男子。尤氏一边派下人去通知贾琏、贾蓉、贾珍往回赶,同时往贾府报丧。一边马上带着人把玄真观的道士们全部控制起来,等贾珍回来发落。并且第一时间带了太医来确认了贾敬的死因。一边还派了族里其他的年轻子弟接替贾珍等人继续护送贾母,雷厉风行不输王熙凤。贾珍听了如此安排,赞不绝口。可见她不是没有能力,不是真的生病,就是有意回避。

那么她是真的不知道宁国府的荒唐事吗?连柳湘莲这种江湖人士都听过“宁国府除了门口的石狮子干净,其他的都不干净”和宁国府的有关的女孩一定不能娶;连焦大这种被边缘化的下人都能将宁国府不可说的秘密宣之于口;连贾珍的亲妹妹惜春都巴不得和宁国府断绝关系,免得被带累坏了名声;连王熙凤都知道尤二姐做姑娘时和姐夫“有些首尾”。她可能不知道吗?

当惜春指责她治家不严,连累自己的名声时,她是愤怒的,也是有羞耻的。但是她不管,这里面也有个缘故。尤氏不是贾珍的原配,而是填房,而她的家世也绝对配不上做贾珍的原配。王熙凤骂过贾蓉“你死了的娘阴灵也不容你。”说明贾蓉也不是尤氏所生,应该是原配夫人生的。这种情况和贾赦与邢夫人非常类似,处于比较尴尬的地位,因此底气不足,贾蓉都敢当众调戏尤氏的妹妹。

她当然知道宁国府的丑事,秦可卿和贾珍之间微妙的关系,可是说到底,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贾蓉对于这件事情是什么态度?他说过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他并不是很介

她不仅对丈夫和继子格外“贤惠”,对下人也是十分宽容的。李纨没有胭脂,丫鬟拿自己的给尤氏用,也没有跪着拿盆,她毫不介意。惜春的丫鬟入画犯错,她还向惜春求情饶过。众人都知道,东府的大奶奶是最好性儿的。也因此,当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让她下不了台时,还是身边的丫鬟求情,“给我们奶奶留点脸面吧”。她无能为力,可是没有人真的责怪她。

纵观全书,贾珍和尤氏是完全没有任何温情可言的,他们的结合实际是一场利益交换。贾珍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帮他主持中馈的正头妻子,一个能代表他奉承长辈的当家夫人。和一个听话的,能帮他掩饰宁国府的荒唐和尴尬的门面和遮羞布。

尤氏做得很好,她会用心侍候贾母,牢记并安排庆祝贾敬的生辰,在大场面上也能稳得住,对秦可卿这个名义上的儿媳妇也会嘘寒问暖,堪称完美婆婆。而当秦可卿逝世时,她又很恰当地犯了胃病,不仅避开了外界所有询问和质疑的目光,还能合理的让秦可卿的葬礼成为贾珍如愿充分表达悲伤的舞台。

而尤氏想要的是后半辈子的衣食无忧,尊贵而体面的身份,以及改善娘家家境的可能。这些她也都得到了。纵然这世上大多数结合都是掺杂着利益交换的,这种完全没有情感交流的婚姻还是很难让人感到幸福。

然而,在古代,尤氏的命运还是比较顺畅的,也完全算不上悲哀。宁国府人口简单,虽然她看上去没有什么话语权,但她上没有婆婆需要应付,虽有长辈,也不好管隔房的家务事。下也没有传宗接代的压力,白得一个儿子,虽然不太亲,还是要以亲奉养她的。中间也没有亲妯娌需要往来,只有个小姑子还常年由荣国府教养,不怎么见面,因此她也不需要像王熙凤那样,用高压手段对待下人,生怕有一点疏漏,被婆婆、姑姑、太婆婆知道,倒也自在。

尤氏是一个很清醒又很现实的人,她不像王熙凤会在意丈夫是否沾花惹草,是否专一,也自认没有能力管住贾珍。但她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能以势压人,就尽量以宽仁得人心。

《奇葩说》中傅首尔有句名言:“我和老刘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如果撇开感情,真的只把婚姻当成一场战略合作的话,尤氏和贾珍之间何尝不是一场双赢的愉快的合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