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4 月 25th, 2024

泉州赖传义传唱道教音乐 珍藏400古籍

50岁的赖传义也很难说清楚,祖上究竟有多少代与道家结缘,他是泉州2014年第四批道教音乐市级非遗传承人。昨天,在他家中,记者看到了清代乾隆年间流传至今的400多册道家科仪、曲簿等书籍。

赖传义时常翻阅整理道家音乐资料,这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近期,赖传义正在整理这些资料,并想为泉州道教音乐申请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些完整的资料或许能助他一臂之力。

收藏四大箱古书 不同程度被虫蛀

赖传义所收藏的四大箱古书,有乾隆四十一年、四十八年、五十二年、咸丰十年、同治十一年、光绪十三年科仪及曲簿。那个时代,泉州道教口头传播使用的是闽南语,他也收藏着光绪乙亥年版本的闽南语音韵字典《汇音妙悟》,以及多达12册明代至清初最为通行的字典《字汇》。这些古书都已不同程度被虫蛀,有一些书籍已经进行简单的修补。

4大箱古籍藏在柴火堆得以保留

为什么对这些古册情有独钟,得听他说说父辈们的故事。赖传义祖籍位于洛溪赖厝街,起初,父亲留下的这四大箱古书,并没有引起他太大的兴趣。“甚至还有些厌恶”,赖传义说。上世纪70年代初,他上小学时,站在大街上,亲眼见到父亲被批斗的样子,心里很难过。那时候他才知道,父亲是为了死守那些祖传书籍而遭罪。父亲视这些古书为命,为了保存古书,他将书藏到丈母娘家厨房的柴火堆里。有一阶段,父亲实在熬不过去,就上缴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因而保住了大部分古籍。

父子接力传承古籍

“小时候,我最初不愿意听父亲的话,不想学习道教知识。”赖传义说,家里兄弟几个都被要求学习,尤其是他,父亲棍棒相加,也要勉强孩子们学下去。几年后,赖传义的学习渐入佳境,他甚至还研究起古代文学。父辈祖传的详细道教资料,成了他的好助手,各种场合和法事,他都能从容应对。

400册道家科仪典簿,不同程度被虫蛀

接下父亲手中的传承棒

赖传义渐渐接下了父亲手中的传承棒,他现在能演奏《步虚》、《三归依》、《三稽首》、《大道情》等道曲80多首,曲谱都是由先祖代代相传遗存至今的。他时常到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新西兰等地,与道众进行道教音乐交流。泉州道教音乐鲜明的闽南特色,在东南亚一带有着广泛的影响。

泉州道乐吸收闽南多元音乐元素

因此也有人误以为道教音乐是南音、木偶戏等音乐的化身,赖传释说,泉州道教斋醮科仪(意指:法事)中的道情典乐、舞蹈在不同时期都吸收了闽南多元化的音乐元素。泉州南音演奏使用到的南琶、二弦、三弦,道教音乐都会用到。泉州道教音乐还能用到牛角吹,打击乐器,如鼓、锣、钹等。但是在演奏与吟唱的配合等细节上会有不同。

泉州道教渊源甚早

赖传义还介绍,泉州道教渊源甚早,泉州、晋江、南安等地,历来是富庶侨区,民间道教盛行,道教经籍繁多。历史上泉州道教研究学者的著作多数已散失,也有部分被收入道教经籍总汇《道藏》之中。泉州道教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对泉州的哲学、艺术、音乐、民俗、医药学、养生学等产生过影响,成为泉州古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汇音妙悟》是光绪乙亥年版本的闽南音韵字典

南安道教音乐 入选泉州非遗

据悉,目前道教文化也已列入国家级非遗项目中的一种,其中道教音乐占了一半比例,比如苏州玄妙观道教音乐、武当山宫观道乐等。而在泉州,目前仅有赖传义一人跻身道教音乐市级非遗传承人行列。南安道教音乐则是归入民间音乐一类,入选泉州市级非遗项目。

泉州古代官方举办祭祀,都少不了道教活动。唐宋以后,钦定全国普遍建有城隍庙、东岳庙、关帝庙(武庙)、文昌庙。泉州的天妃宫、慈济宫,这些宫庙都享有国家祀典,由官方主祭。关圣之祭,在涂门街,每年发祭祀费用二十四两;文昌帝君之祭,玉犀巷内,今已废,每年发十六两银子祭祀;天上圣母之祭,即在天后宫举行典礼,每年发四两二钱;举行东岳泰山之祭,在东岳行宫;龙王神之祭,在承天寺内举行。

还有著名的九日山昭惠庙里,奉祀通远王,举行祈风之祭。此外,祭海、祷雨、驱疫等,除了民间自办外,也有官方举办的祭祀活动。(海都记者 吴月芳 黄谨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