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4 月 23rd, 2024

明教里的五散人三位已经成仙你造吗

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组织架构严密,行为神秘,被江湖上称为。其地位最高的是教主,其次是光明左使和光明右使,再次是四大护教法王,然后便是五散人。其中明教教主张无忌等人的名字是虚构的,而五散人的名字则见之于史籍或传说。五散人分别是彭和尚彭莹玉、铁冠道人张中、冷面先生冷谦、布袋和尚说不得和周颠五人。五人中,铁冠道人张中、冷面先生冷谦和周颠三人,都是元末明初人,据说后来都成了仙。明人王世贞所编的《列仙全传》,就收有这三个人的神仙故事。

其实,明教也是历史上确实存在的宗教,音译亦称“摩尼教”,为公元3世纪中叶波斯人摩尼所创立,是一种带有诺斯底主义色彩的二元论宗教。主要教义为“二宗三际论”,崇尚光明,受祆教马兹达教义及教所影响,摩尼声称自己是神的先知,也是最后一位先知。

摩尼教约于六至七世纪传入我国新疆地区,复由新疆传入漠北之回纥,而盛行于该地。唐代宗大历三年,应回纥之请,于江淮等地建立摩尼寺。唐武宗会昌五年灭佛时,摩尼教亦遭严重打击,转而成为秘密宗教,并吸收道教及民间信仰,从而改称明教。明教因相信黑暗就要过去,光明即将来临,故敢于,屡有之举。自北宋末年起,浙江、江西、安徽等地,皆曾发生明教之事。最有影响力的是方腊在搁船尖(安徽歙县)的云心寺建立的光明王国明教总坛,组织六甲船兵,打出帮源洞起义。其后明教又与弥勒教、白莲社相结合,而演变成明代末年之白莲教。明教一词至清代虽已不复见于文献,但“明王”出世之说,犹流传于民间。

彭莹玉在历史上真有其人。他又名彭翼和彭国玉,人称彭和尚,元末红巾军徐寿辉是其信徒。他是袁州人,在袁州南泉山慈化寺出家为僧,会治病,曾以白莲教组织群众,宣传“弥勒佛下生”,与其徒周子旺发动起义。子旺被捕牺牲后,他出走淮西,继续进行宣传组织活动。至正十一年秋,他与邹普胜等人聚众响应刘福通起义,推举徐寿辉为首领,出任军师,攻占湖广、江西许多地方。后在瑞州战死。

彭莹玉在《倚天屠龙记》中出场较早,是五散人中出现最早的一个。观其初出场时掩护白归寿和维护纪晓芙的语言行动,便见其正气凛然,刚强不屈。他为人比较公正持平,明事理,识大体,一事当前,以大局为重,其胸襟开阔,识见过人。当五散人与杨逍、韦一笑在光明顶上被成昆突然袭击,同受重伤倒地后,彭和尚想及今日命丧成昆之手,平生壮志,尽付流水,不禁慨叹道∶“我早就说过,单凭咱们明教之力,蒙古鞑子是赶不了的,总须联络普天下的英雄豪杰,一齐动手,才能成事……”他在垂危之时,尚念念不忘驱除蒙古鞑子之事。金庸如此刻划彭和尚,是比较接近历史真实的。梁羽生在《萍踪侠影录》中,把彭和尚写作朱元璋和张士诚之师,并写他留下武学秘笈《玄功要诀》。既是义军领袖,又是武林高手,同样有一定的历史依据。

布袋和尚说不得,在五散人中,是作者杜撰出来的人物。布袋和尚的原型,是五代后梁的僧人契此,号长汀子,浙江奉化人,在岳林寺出家。他身材矮胖,长相猥琐,常以杖背一布袋,四出化缘,随处坐卧。天将下雨,他便着湿鞋;天将干旱,他便拖木屐。人们据他穿鞋着屐,便得知晴雨的变化。他虽疯疯癫癫,但与人谈祸福吉凶 ,却很灵验。他死前口占一偈∶“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时人便据这佛偈,把布袋和尚看作是弥勒佛的化身。

小说中布袋和尚的布袋,名叫乾坤一气袋,质料奇妙,非丝非革,乃天地间的一件异物,寻常刀剑也无法把它刺穿。金庸塑造布袋和尚说不得这个人物,比较符合当时元末的历史事实。元末的农民起义,大都以白莲教宣传组织群众。当时的白莲教,是个混合有佛教、明教、弥勒教等内容的秘密宗教组织。其教义是崇尚光明,认为光明定能战胜黑暗。各地起义首领,便常以“弥勒降生”、“明王出世”相号召,发动起义。因此作为弥勒佛化身的布袋和尚,被金庸选作明教五散人之一,是很合情理的。

在《倚天屠龙记》中,布袋和尚说不得因指责周颠不肯同上光明顶,而被周颠一掌打落几枚牙齿时,竟是一言不发,淡淡一笑。这正是“肚大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的具体表现。

张中在《倚天屠龙记》中出场较少,只提到明教前任教主阳顶天失踪后,杨逍与五散人为立新教主事闹翻,打碎铁冠道人张中左肩。

张中,其事迹见诸《明史·张中传》、《江宁府志》、《江西通志》、《英烈传》、《铁冠图》等。据悉,张中,字景和,临川人,生于元世祖至元31年(公元1294年)。因平常喜戴铁冠,故称“铁冠道人”。著有《鸿钧元文》,《玉景秘旨》,《皇极体要论》,《元元真书》,《洞玄秘要》市说《透天玄机》为其所著。铁冠派奉张中为创派开山初祖。

他少遇异人,学得太乙神数,能观云望气,预言祸福,十分灵验。当朱元璋驻军滁阳时,他看出朱元璋龙瞳凤目,相貌贵不可言,预言他日必登帝位。开国名将徐达还在做将军的时候,张中便说他两颊鲜红,目光如火,定必官至极品,可惜只得中寿,享年不永。后来徐达果然官至魏国公,死后被追封为中山王,富贵至极,但中年只得五十四岁。凉国公蓝玉曾载酒去访张中,张中便服出迎。蓝玉很不高兴,讥笑地说∶“我这里有一个上联∶脚穿芒履迎宾,足下无礼。请你对个下联。”张中随即指着蓝玉手上的椰杯说 ∶“手执椰瓢作盏,尊前不忠!”后来蓝玉以谋反罪被诛,证实了张中说他“不忠”的预言。张中在京城中住了多年,后来无端投水而逝。皇帝下令寻他的尸体,却遍寻不获。第二年潼关守卫上奏说,某月某日,看到铁冠道人策杖出关。一查对日期,正是张中投水那天。

张中此类异事甚多,朱元璋与陈友谅在鄱阳湖大战时,他从云气中察知陈友谅已中箭身亡,便劝说朱元璋撰写祭文,让死囚在军前颂读,动摇对方军心。朱元璋依计行事,陈友谅的军队果然迅速崩溃。

《倚天屠龙记》中冷谦被称为冷面先生,在五散人中武功最高,性格冷静,说话简短,从不多说半句废话,为人正直忠实,但不爱处理大事。但书中并无太多描写。

冷谦为明代武陵人,字启敬,号龙阳子,自称黄冠道人,杭州人,初为僧人,博学,静音乐,善书画,通易经,著有琴书《琴声十六法》。

《明史·乐志》载,洪武元年(1368),明太祖“置太常司,其属有协律郎等官。元末有冷谦者,知音,善鼓瑟,以黄冠隐吴山(在今浙江杭州市)。召为协律郎,令协乐章声谱,俾乐生习之。……乃考正四庙雅乐,命谦较定音律及编钟、编罄等器,遂定乐舞之制”。冷谦被授太常博士,领协律郎职负责考定乐律,是明代郊庙乐章重要制定者之一,大明礼乐制度的奠基人之一。

明朝洪武初年任太常协律郎,不少郊庙乐章,大都由他撰定。着有《修龄指要》一书,内谈长生之术。传说在永乐年间得道成仙。冷谦有个穷朋友,曾向他请求救济。冷谦说∶“我可以指点你一条发财之路,但千万不能贪得无厌。”说罢在墙上画了一道门,门边有一只鹤在守着。他叫那个朋友敲门进去。门一敲就自动打开了。那个朋友进去一看,只见满眼都是金银珠宝,便忘了冷谦的吩咐,不顾一切地拼命拿取,在迷乱中却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遗落了。过了几天,宫中金库发现少了一批财宝,守吏在库中捡到那人遗物,便把那人抓去。那人供出了冷谦,冷谦也一同被治死罪。

当冷谦被刽子手押解出城门时,他对刽子手说∶“我就要没命了,能否给我喝一点水?”刽子手给了他一瓶水,他一边喝一边把脚插入瓶中,不一会,全身都缩进瓶内。刽子手大惊,恳求他从瓶中出来。冷谦说不要紧,只要把瓶子拿到皇帝面前就没事了。刽子手只得照此去做,把瓶子呈到皇帝面前。皇帝凡有问话,瓶中立即回答。皇帝说:“你快出来见我,我不杀你!”冷谦在瓶中答道∶“臣有罪,不敢出来!”皇帝一怒之下把瓶子打得粉碎,却不见冷谦的踪影,但每一片瓶子碎片,都发出“臣有罪,不敢出来”的声音,回响在大厅四壁,弄得皇帝十分尴尬。仙人游戏人间,戏弄帝王之事,古已有之。冷谦此举,亦是一例。《列仙全传》写他乐于相助穷朋友,又把皇帝戏弄得尴尬不堪,却是心肠颇热的。

《倚天屠龙记》中冷谦被称为冷面先生,在五散人中武功最高,性格冷静,说话简短,从不多说半句废话,为人正直忠实,但不爱处理大事。但书中并无太多描写。

周颠又名周颠仙,名字不详,自称是建昌人,传说为周敦颐后代。十四岁时得了狂疾,经常胡言乱语,人以为颠。叁十多岁时,狂态更甚。凡有新官上任,他必往拜访,并说∶“我来预告太平。”新官们视之如疯子,均命人赶出,不予理睬。据说朱元璋与陈友谅在鄱阳湖大战时,周颠正在南昌行乞。他口唱《太平歌》,预言“天下将属朱”。朱元璋得知大喜,便邀周颠同行。在渡江攻南京时,风雨大作,兵马不能前行,周颠立于船头,向天呼叫,不久便风平浪静。后来周颠辞归庐山竹林寺。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后,遣使至庐山寻周颠,却杳无踪影。朱元璋感念周颠之功,便在庐山仙人洞西北的锦绣峰上,建亭立碑,以记其事。碑高约四米,碑文为朱元璋所撰之《周颠仙人传》,故此亭被称为“御碑亭”。亭前石门上刻有一副对联∶“姑从此处寻踪迹,更有何人告太平。”便写出了周颠“告太平”后“踪迹”杳然的情况。周颠除了预言“朱元璋做皇帝定太平”外,还在朱元璋攻打张士诚时,预言张士诚“天上没有他的位子”。于是朱元璋放心攻打,一举获胜。周颠在预言之外,颠狂之处亦不少。据说朱元璋每次出巡,他都要上前遮拜“告太平”。朱十分厌烦,下令赐酒灌他,谁料他量大如海,狂饮亦不醉。元璋心中刚涌起杀他的念头,周颠便说∶“你想杀我吗?水火金杖,对我如同无物!”元璋大怒,下令把他丢进大缸里,下面用火来烧。火熄后开缸一看,周颠晏然端坐,毫发无损。朱下令加大火力再烧,周颠依旧无事,反更容光焕发。元璋无奈,只得把他寄放在蒋山寺中,但不久和尚来告知,说周颠脾气古怪,老爱和小沙弥争饭,生气后已有半个月没吃饭了。元璋赶去一看,周颠却毫无倦色,一点饿意也没有。

周颠故事见于《明史本传》、《画史会要》、《名山藏》。明太祖朱元璋御制《周颠仙人传》一卷。

《倚天屠龙记》中写他出语无状,动辄骂人,行事怪僻,专好斗嘴,是非常符合周颠的性格的。

《汉书艺文志》言“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书者之所造也。”古人流传下来的故事中很重要的一个现象就是“真人假事”,即借史实和历史人物的躯壳呈意笔端。就是依托古人之名,但是说的故事又是杜撰并非全部为史实。现在武侠小说也常喜用一些人们熟悉的历史人物(兼及其子孙后代),来个真人假事的加工制作,穿凿附会,无中生有,大肆铺陈,纵横渲染,似真似幻,扑朔迷离,使人亦信亦疑。其中,金庸和梁羽生的作品在这方面是最为突出的,举凡历史上的帝王将相、释道儒医,都可信手拈来,点染发挥,为他们的小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