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6 月 16th, 2024

红楼梦中薛宝琴的出场有何意义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通行本共120回。这是一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情小说、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薛宝琴一出场就是惊艳,在贾家引起巨大反响。

不但贾宝玉觉得好,贾探春更推崇她从薛宝钗到这些人都不如她。

至于贾母更夸张,既要放在身边养活,又逼着王夫人认作干女儿,更吩咐大观园各处给薛宝琴自由,不让薛宝钗拘束了她。

如此薛宝琴怎么不让人“妒忌”?

当贾母给她凫靥裘穿上后,连一向豁达的史湘云都有了一点酸味,说“可见老太太是疼你了,那么疼宝玉也没舍得给他穿”,害得薛宝钗紧张起来,连忙灭火。

史湘云的表现不过是缩影,影射背后贾家人对宝琴受宠的侧目。

那么,既然已经有了薛宝钗,曹雪芹为什么还要再写一个薛宝琴呢?这就要从四个点去讲一讲薛宝琴的意义。

第一,薛宝琴标榜了薛家女儿正常的归宿。

薛宝琴小时候被父亲定亲给梅翰林的儿子。

梅翰林就是翰林院的一介翰林。肯定是当时科举一榜二榜入了翰林院任编修、编撰,六七品官而已。可以参考林如海。

以薛家的家世,尽管是商贾,女儿要嫁给梅翰林的儿子也是千妥万妥。

何况薛家有钱,梅翰林肯定没钱。不排除梅翰林也是薛家资助。如此两家结亲,一家有财,一家有才,门当户对。

反观薛宝钗要嫁入荣国公府,做贵族贾宝玉的妻子,就实属高攀了。

士农工商,薛家能与“士”梅翰林结亲,在于梅翰林是仕途新人,还在底层。

贾家不是士,是更高的贵族,如何攀附?

第二,薛家人齐聚贾家,加码攀附力度。

薛姨妈带着薛蟠和薛宝钗来到贾家,一住五六年不走,铁了心要攀附贾家,图谋金玉良姻。

贾母等贾家人明示暗示他们要离开,可就是不走。不但不走,更还来了薛宝琴和薛蝌。

这是薛家表现出的决心,也代表薛家当时艰窘的情况,不成功便成仁。

第三,薛宝琴为姐姐薛宝钗作谶

就像贾宝玉和林黛玉有很多不方便的描写,通过贾芸、小红、晴雯,蒋玉菡这些人伏笔一样。

有些不大方便写薛宝钗的,也都在袭人和薛宝琴身上。

薛宝琴是薛宝钗的妹妹,伏笔力度更大。

首先,薛宝琴“出嫁”是为母亲冲喜。她父亲之前去世守丧三年,母亲又病重。如果再守丧三年,梅家势必等不得。

宝琴只得以冲喜为借口出嫁,也是没通知梅家的原因。是薛家单方面规避守丧的行为。

薛宝琴的“冲喜”,根据刘姥姥雪下抽柴故事伏笔,影射薛宝钗嫁给贾宝玉,也是为给贾母“冲喜”,以续弦之礼嫁入。

其次,薛宝琴成了贾母拒绝薛宝钗的口实。

贾母不方便直接对薛宝钗的话,都借薛宝琴说出。

比如爱薛宝琴,则不爱薛宝钗。

比如想娶薛宝琴,则不想娶薛宝钗。

比如送薛宝琴凫靥裘,是说薛家女儿是野鸭子,不配贾家的孔雀(雀金裘)。

最后,薛宝琴的《咏红梅花得花字》明确影射薛宝钗。

当日的《咏红梅花》,薛宝琴、邢岫烟和李纹的诗,其实影射的是薛宝钗、林黛玉和李纨。

《咏红梅花》三首诗,要呼应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贾政单独点评潇湘馆、稻香村和蘅芜苑的描写。

《咏红梅花》的三首诗,讲的是三个贾家“媳妇”的归宿。

薛宝琴那首诗中,“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写的是薛宝钗在贾宝玉离家出走后的结果。

薛家并不是薛宝琴的归宿,她最终与史湘云携手到老。应了林黛玉《折足雁》酒令“落霞与孤鹜齐飞”的伏笔。

第四,揭开贾宝玉、林黛玉和贾探春的最终归宿

第五十二回,薛宝琴讲述她和父亲去了西海沿子真真国的故事。

说她在那里见到了一位西洋美人,做得好汉诗。她还求了一首带回来。

于是她便背诵了那首诗。诗文内容一看就是一位汉家女儿远嫁海外的思乡之情。

如果结合之前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影射贾探春的《交趾怀古》,影射林黛玉的《青冢怀古》。再结合潇湘妃子,芙蓉花签和杏花签的影射,就知道当时薛宝琴送给林黛玉一盆水仙,贾探春一盆腊梅,实际是暗示了二女将要南下西去远嫁西海沿子的事实。

后文在林黛玉的《桃花行》和众人的《柳絮词》后,南安太妃来看姑娘们,成为贾探春远嫁的伏笔。

可贾探春庶出被嫌弃,根据《姽婳词》,“石呆·子逢冤失扇子”,以及贾雨村[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影射,林黛玉最终为了贾宝玉,与贾探春二女同嫁海外异国,并死在那里。

贾宝玉出家后,也南下西去,寻到了贾探春,并在林黛玉坟前守墓余生。

《南柯子·柳絮》和贾宝玉在第二十三回对林黛玉的“驮碑一辈子”誓言,都印证了这一点。

综上,薛宝琴是极为重要不可或缺的角色。她的出现,关乎了《红楼梦》的最终结局。

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