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小说红楼梦中扒灰真的指的是秦可卿与宝玉二人吗

在《红楼梦》中,贾宝玉有很多情感故事,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被警幻仙子授予夫妻“云雨”之道,与可卿仙子(秦可卿)成亲。现实中秦可卿是贾宝玉的侄儿媳妇,曹雪芹为什么会安排她与贾宝玉成亲,并发生夫妻之情呢?其实曹雪芹主要想表达三个意思。

[一]贾宝玉对秦可卿的感情

《红楼梦》一说就是宝黛爱情,金玉良姻。其实“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宝黛爱情也不是一开始就有。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时,林黛玉只有十岁左右,对刚刚进入两性意识觉醒的贾宝玉来说,根本没有异样的情愫。同样,十三岁的薛宝钗也不能。

贾宝玉在秦可卿死前,有事没事丢下林妹妹宝姐姐去到宁国府。秦可卿有限的几次出场贾宝玉都在。更是在秦可卿安排他睡觉时给秦可卿出了大难题:准备好的书房不住,秦可卿如何安排他?给贾母送回去绝不可能。宁国府再大也没有比准备好的书房更好的地方,只有贾珍和贾蓉的房间。秦可卿不可能安排贾宝玉睡贾珍房间,就只能安排住她与贾蓉的婚房。这正中贾宝玉下怀!有人说贾宝玉十一二岁有这算计?他若没想法,就不会非要睡午觉了,怎么以前不睡?很难说贾宝玉不是有意为之。

贾宝玉得偿所愿睡进秦可卿房间,一闭眼就做了个旖旎奇幻的梦,并在太虚幻境梦中与化身可卿仙子的秦可卿结成夫妻。种种线索都表示贾宝玉少年时的梦中情人就是秦可卿。

贾宝玉就像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小男孩,对成熟美丽的女主角有一种觉醒的爱慕之情。这种情感是每一个男孩子在成长到两性觉醒期间都会遇到,不涉及伦理道德,却刻骨铭心。

[二]贾宝玉“扒灰”后的影射

贾宝玉对秦可卿的感情,在他心中是一段美好。但曹雪芹如此设计情节,当然不会无的放矢。

贾宝玉对侄儿媳妇秦可卿产生了莫名的情愫,在秦可卿的判词中,曹雪芹用了“漫言不肖皆荣出”指明。“不肖”突出不伦之情,是曹雪芹真正下笔的“扒灰”,贾宝玉这个小叔叔才是“扒灰”货真价实的当事人。

当然,“扒灰”是《红楼梦》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曹雪芹借贾宝玉明着“扒灰”,背后影射贾珍对秦可卿觊觎的禽兽行径。秦可卿与贾珍之间的关系备受关注。其实,从贾宝玉对秦可卿的暗恋,以及偷偷接近伺机进入秦可卿房间的描写,很容易梳理贾珍对秦可卿的险恶意图。

秦可卿万万想不到贾宝玉这个孩子小叔叔会对自己产生不伦之情,就像她也想不到公公贾珍会对她有禽兽之念。判词中曹雪芹用“造衅开端实在宁”揭开贾珍与秦可卿“扒灰”。所谓“造衅”,不是通奸,而是制造机会,暴起发难的“”之意。秦可卿天香楼上最可能被贾珍而羞愤自尽,二人绝非通奸关系。

曹雪芹通过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与秦可卿结为夫妻的“扒灰”行径,影射贾珍对秦可卿“扒灰”。完整的呈现出天香楼秦可卿的悲剧全过程。

[三]曹雪芹“真事隐”

最后说一点关于“扒灰”的题外话。之前有对宁国府的设定做过点评,认为曹雪芹笔下的宁国府,借鉴了明朝的某些故事设定。

比方爱炼丹的贾敬与嘉靖皇帝极其类似。

胡闹的贾珍又像嘉靖的堂兄正德皇帝。

“箕裘颓堕皆从敬”,影射的是正德皇帝的父亲历史上唯一一位一夫一妻没有嫔妃的明孝宗弘治皇帝,贾敬也是红楼梦唯一没有提到有姬妾的贾家男主人。

贾敬的哥哥贾敷岁去世,与建文帝朱允炆的哥哥七八岁去世也类似。

宁荣二国公府为什么南京也有一座相同的?也有影射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之意。

个人并不同意《红楼梦》隐藏历史的观点!其实是借历史讲故事。像靖难之役这种事,曹雪芹借用“扒灰”这个词写出来讽刺一下特别有意思。

(第五回)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

朱棣靖难之役,夺了侄儿朱允炆的皇位,就是“往侄儿房间睡觉”。曹雪芹借“扒灰”讽刺朱棣“不肖”,属于正统文人对大逆不道之人的嘲讽。

当然,《红楼梦》不为了隐写历史,借题发挥而已。能想到的博一乐,想不到也不影响《红楼梦》阅读,理解故事。万万不能沉溺其中非要与历史挂钩,那是红学专家们的事。阅读《红楼梦》还要从原文内容出发理解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