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6 月 14th, 2024

论马钰在全真教中的作用与地位

赴洛阳,丘处机至虢县磻溪,只有马钰留下来继续开创局面。他在终南刘蒋村搭盖了一座简易的庵居住,并手书一额;祖庭心死;,以示从此将继承师父衣钵、一心修道。以后全真在此庵址上修建了一座雄伟壮观的;重阳万寿宫;,号为祖庭。随后,马钰奔走于樗县、醴泉、昌乐、华亭等地传道收徒,并曾一度迁居陇州的佑德观。马钰为传教宣道,不畏艰辛、不辞劳苦,有时甚至差点丧命。比如一次他到虢州靖远镇传道,去时就听说那里发生了兵乱,大家都劝他别去,但马钰毅然独身前往。结果刚到靖远镇,就被交战一方的士兵误认为是探子抓了起来,差点被处死,后经再三解释,并找了当地的道友担保,才被放了出来。还有一年夏季到华亭县传道,不幸中了热暑,又咳嗽又,差点一命呜呼。 

在马钰的努力下,全真教很快在陕西打开局面,且影响远及山西、甘肃,从者如云,众多,仅有名有姓、有生平事迹和成就的就达二十多人③。其中的于通清是山西隰州(今隰县)人,生性恬淡,一心想出家学道,一天有一道人上门乞讨,于通清问他要去哪里? 他称要到陕西终南山参拜马钰,于通清一听大喜,与道人一起奔赴陕西终南山拜马钰为师。而赵九古则是从甘肃平凉来投。这说明全真教的影响已远及山西、甘肃。

由于马钰以长安为起点打开局面的正确战略思想及坚韧不拔的努力,全真教得以在陕西打开局面并发展扩大,与山东的据点遥相呼应,从而使得王重阳开创的全真教得以巩固并走上稳步发展的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