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 月 26th, 2024

红楼梦荣国府中两个三等婆子为什么可以不把少奶奶放眼里

众所周知在古代“尊卑有序”的规矩之下,主子在奴仆们面前,有着绝对的权威。那么荣国府中两个三等婆子,为什么可以不把少奶奶放眼里?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儒林外史》中曾经讲过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情,有一个名叫万雪斋的大盐商,出手阔绰,家资富饶,是一位相当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他也有一段不愿提及的过往——万雪斋当年是程家的家童。虽然后来他赎了身出来,自己做生意发了家,但当他的旧主人去他家里时,他“不由得自己跪着,作了几个揖,当时兑了一万两银子出来”给旧主人。

一日为奴,终身为奴。这就是古代尊卑秩序之下的实际状况。

所以,《红楼梦》中的赖嬷嬷,虽然也是家资富饶,亭台楼阁和大观园不相上下,孙子也是奶妈和丫头“捧凤凰似得捧大的”,但在贾母面前,在贾府的少奶奶们面前,还是卑躬屈膝的样子,张口闭口就是“主子恩典”,从来不敢有半点懈怠之心。

不过,就算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在规矩森严的贾府之中,还真有敢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奴仆。

第七十一回,是贾母的八旬之庆。这是《红楼梦》中最后一场盛大的聚会。贾府中邀请了几乎整个京城的权贵,来为贾母贺寿。忙碌自然是少不了的,不仅荣国府中忙,连宁国府中也摆满了宴席,接待来拜寿的宾客。作为宁国府的少奶奶,贾母的孙媳妇,尤氏自然也天天跟着忙不停,“白日间待客,晚间陪着贾母玩笑,又帮着王熙凤料理初入大小器皿,以及收放赏礼事务”,晚上连家也顾不上回,只跟着李纨住在稻香村。

那两个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三等婆子,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粉墨登场了。

且说尤氏一径来到园中,只见园中正门与各处角门仍未关,犹吊着各色彩灯,因命小丫头叫该班的女人。

尤氏在《红楼梦》中的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角色,但她能在宁国府中坐稳了当家奶奶的位置,其实也绝对有着自身的优点。此时,尤氏表现出来的就是自己极强的责任心。可是,没想到尤氏的责任心,竟然在两个不起眼的婆子面前,碰了一鼻子灰。

当尤氏的小丫头,找到了两个正在分果菜的婆子,让她们去传管家奶奶的时候,这两个婆子根本就没把尤氏和这个小丫头当回事。

这两个婆子只管分果菜,又听见是东府里的奶奶,不大在心上,因就回说:“管家奶奶们才散了……我们只管看屋子,不管传人,姑娘要传人,再派传人的去。”

贾府中的奴仆各司其职,这倒也是惯例,不过,此时这两个婆子,不把小丫头的话当回事,主要还是因为她们根本不把尤氏放在眼里。正如小丫头说的:“素日里你们不传谁传去?琏二奶奶要传人,你们可也这么回骂?”

这两个婆子一则吃了酒,二则被这丫头挑着弊病,便恼羞成怒了,因道:“扯你的臊,我们的事,传不传不与你相干。你未曾挑我们,你想想你那老子娘,在那边管家爷们跟前,比我们还会溜呢,什么‘清水下杂面,你吃我也见’的事,各家门,另家户,你有本事排场你们那边人去,我们这边你们还早些呢!”

放肆!太放肆了!按照贾府的规矩,丫头们代表主子来传话,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主子的分身。有一次麝月去潇湘馆找贾宝玉,传王夫人的话,让贾宝玉第二天去给王子腾拜寿,贾宝玉见了自己的丫头,都要站起来毕恭毕敬地听着,因为此时这个丫头,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王夫人。

此时这个小丫头,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代表着尤氏。而这两个最低等的婆子,竟然把这一天骂了个狗血喷头,着实太张狂。

作为贾府的老奴仆,她们不可能不懂贾府的规矩,为什么她们竟然敢不把少奶奶尤氏放在眼里呢?其实,我们通过李纨的一番话,或许可以窥知。

有一次尤氏在李纨房里梳洗,没有让自己的丫头炒豆儿,按照规矩跪下来给自己捧沐盆。李纨便道:“就是这样没规矩!”

平日里,尤氏确实是一个“没规矩”的少奶奶,她对于家中的奴仆,往往比别的主子更宽厚,让他们尽可能享受一些便利。可是,也就是这样的宽厚,让那些得寸进尺的奴仆们,渐渐地开始不把尤氏放在眼里。

换句话说,尤氏的宽厚,在这些奴才们眼中,成了她们放肆的资本。刁奴难惹,这是很多时候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

尤氏的善良,给自己惹来了这一场意想不到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