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8th, 2024

《儒家智慧》:儒家文化当代价值的探索与实践

儒家价值现代文化的特点_儒家价值现代文化的特征_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

《儒家的智慧》,郭其勇着,北京出版社2019年3月出版。

本书是当代儒学大师郭其庸先生的一部“两头敲”的著作。 一方面系统解读了儒家传世经典《礼记》以及出土儒家文献《五行》中的“中庸”、“礼运”、“国”篇章; 一方面借鉴中西知识,探讨《论语》中“亲情相隐”的理念在现代社会的伦理价值。阐述了明代大儒王阳明的儒学思想;系统分析了“近代三圣”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的学术、交谊和成就的影响。

《大家的小书》是“一本大家写的、供大家阅读的书”。 《人人小书》的特点,袁行培先生在《总序》中明确指出:“人人小书”是一个很俏皮的名字。 所谓“大家”有两层意思:一是书的作者是大家;二是书的作者是大家。 第二,本书是为所有人而写的,是所有人的阅读材料。 所谓“小书”,只是篇幅较小而已。 就学术性而言,不但不轻,有的还相当重。 例如,郭其庸所著的《儒家的智慧》不仅系统地阐释了儒家传世经典《礼记》中的《中庸》、《礼运》、《国》等章节,而且出土儒家文献《五行》和《论语》中的“吻”相隐的伦理观念在现代社会的价值,也系统梳理了“新儒三圣”的人格境界和学术影响力。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

“儒家的知识不是纸上、桌上的东西,它必须实践。它是我们内在的修养,自然地反映和呈现在我们的日常行为和对待他人的方式中。” 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国学学院博士生导师郭启勇教授认为,现代新儒家思潮一般有三代学者。 第一代学者中有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等,三人及其弟子交往密切,属于一个“文化共同体”。 与书房里的普通学者或只知道“孔子说”和“诗云”的迂腐儒家不同,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更加关注现实,注重“知行合一”。 不仅对中国社会问题,他们对中西文化也有深刻的理解。

一个国家的生命实际上与文化息息相关,而文化植根于思想。 知识是从听觉和视觉中获得的,能够将各种知识整合起来形成一个体系,这就是思想。 “我们人民今天迫切需要的是思想独立、学术独立、精神独立,靠自己而不是靠别人……(熊十力《十力系列:十力余姚》)”、“……政府能够推动一个主流,学术界自由研究、自主创作的潮流是无法阻挡的。 (熊十力《与友论张江陵之书》)郭启庸教授认为“三先生的全部著作……就是面对西学的冲击……重构儒家本体论,重建儒家思想”。人的道德自我,重建中华文化的主体性。” 梁漱溟先生、熊十力先生、马一复三先生复兴国学的雄心虽然因时势的限制而未能实现,但他们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他们依托民间书院(如梁先生的勉人书院、马先生的复兴书院)或以信仰维系,形成了某种“文化共同体”:梁先生、熊先生、马先生三人关系密切。彼此之间的联系。 他们的弟子之间也交往密切,形成学术共同体。

政治家治国不只限于强制,这是儒家的理想。 正如郭启勇教授所言,我国“是一个以礼仪为主导的国家,如果法律体系没有文化、礼仪和音乐,没有这样的价值体系,那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的法律也是基于我们的情感、人、人性。” 历史证明,这个说法是正确的。 西汉文史散文家桓宽根据赵代“盐铁会议”编撰的《盐铁论》,不仅记载了法家与儒家的争论,而且“出自《春秋繁露》和《公羊传》 父子相隐——帝节四年,宣帝下旨:“从今以后,子若隐其父母,其妻丈夫藏丈夫,孙子藏长父母,不要坐。如果父母藏儿子,丈夫藏妻子,长父母藏孙子,就是罪过。凡是绝望死亡的情况(不是)死刑)应由法院官员审理。” “亲则相隐”不仅正式成为中国古代的法律原则和制度,而且也为后世的法律所遵循。 其中,《唐律疏义》不仅确立了同居不犯罪的原则,而且其宽容和隐瞒的范围较汉代进一步扩大。 到了清末和民国法律,法律规定的亲属匿名和拒绝举证的特权,是“亲属可隐相”的继承和发展。

儒家思想作为中华文化的精神核心和价值基础,在历史上始终以生命为本的存在形式。 这就是它的生命力源泉,让它能够根据时代的变化不断调整自身,历久不衰两千多年。 郭其镛教授在《儒家的智慧》中不仅论述了郭店楚简、商博楚简等“地下新材料”与经典与中国哲学的解释方法之间的关系,而且还与传世文献进行了比较。他以严谨的学风论述了先秦经典和天道观、天命论、心性论、身心观等儒家思想的精髓。 他还全面研究和了解了先秦时期各流派的三种材料之道和终极信仰。 《心身道德观》分析了“仁心”、“智慧心”、“圣人心”的关系,揭示了圣德相对于仁四德的融合与生成。 、义、礼、智。 其寓意相当独特。

郭启勇教授数十年来潜心于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的研究。 在《王阳明与《传习录》》、《中庸之道及其现代意义》、《再论‘五行’与圣智》、《对‘打亲’伦理法原则的反思《大义灭亲》、《大义灭亲》,郭启勇并不是简单地梳理“新材料”,而是用独特、多维度的视野和方法,进行新的挖掘、研究和解读。 看人文改造世界。 陈寅恪先生还表示,“一个时代的学术必然有它的新材料、新问题,用这种材料来研究问题,是这个时代学术的新趋势”。 我认为《儒家的智慧》不仅给了我们很多有益的启示,而且生动地阐释了当代儒家的责任和使命。 (刘英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