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6 月 16th, 2024

《红楼梦》贾政外放学政那么久皇帝是怎么想的?

话说《红楼梦》中的贾元春晋升贤德妃后,贾政终于离开他稳坐十多年的工部员外郎位置,被外放了。那么贾政外放学政那么久,皇帝是怎么想的?

这年贾政又点了学差,择于八月二十日起身。是日拜过宗祠及贾母起身,宝玉诸子弟等送至洒泪亭,父子家人别过,遥望着送他去了。

贾政被外放学政也引起不小轰动。皆因这件事太过耐人寻味。且越是咀嚼,就越觉得惊心。

这日还是在东大街上,上一次秦可卿葬礼后聚集一起议论贾府与北静王的那几人,又聚在一起,话题不出意料还是在贾家身上。

那中年人皱眉道:皇帝此时突然外派那贾政做学政,究竟有何意图?

他这话自然还是去试探那世家子一般的纨绔公子。

那公子哥摇着扇子,面上多少有一些得意之色。

对于那贾家的新闻,这些人最是喜欢。他父亲在朝中颇有权势,知道很多别人不知的新闻。每常回家来教训他们几个兄弟,或者伺候父亲会客时,便聆听一些朝中大事小情。

所以,这公子倒确实有第一手的消息。

而这中年人来历比较特别,谁也不知道他之前做什么。只是这东大街上一户人家住着,却颇有学问。

他与这公子本不熟,却因认识公子那门下好友韩书生,知道是个饱学之士,被称作杜先生。于是一来二去也就在酒桌上熟悉了。

而这杜先生为人最是谦和,年纪虚长几岁却毫不拿大,一些话婉转讲来,不但让人如沐春风,还毫无逢迎痕迹,是以这伙人常聚,并讲一些朝廷新闻野史。因离着最近的宁荣街贾家,自然是众人议论的焦点。

这一次贾政被点学政外放,又成几人佐酒谈资。

韩书生见杜先生问那公子,却并没有立即回答,就又试探加一句:这外派学政也不是什么好差事,有什么说道么?

那公子见问,唰的合拢扇子,在手心击了一下,也学那说书先生一般言道:着哇,就是这才奇怪。

你想当日我们就说那宁国府操办的葬礼规模太大,被那北静王所趁。

北静王一出场,两家来往一近,可不就会引起皇帝关注,担心这当初四王八公最强的两家“结党”。

北静王这一手相当于做成既定事实,皇帝怎么都会对贾家警惕和不满。

果不其然,随后便将进宫数年默默无闻的贾元春晋升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为一品夫人了。你们说为什么?

众人果然附和,追问为何?

那杜先生捋须点头道:分而化之。

公子又一次道:着哇。诚如先生所言。那贾妃上位,皇帝与贾家更近一步,按理说双方亲近,势必就能阻止贾家与北静王走近。

其实还有一层心思:试探一下那贾家心中之忠。皇上出了招,就看贾家如何应对。

那韩书生点头道:果然皇恩浩荡,不久可不就是那元妃省亲。那天虽说不得见,可贾府准备的排场,以及那大观园的建设,据说何其奢华,真正光宗耀祖了。

公子听了这话冷笑一声道:只怕未必吧!你想那省亲的旨意是何人所下?

杜先生点头不语。

韩书生脱口而出:这谁不知道,太上皇下旨啊!然后他便突然噎住不说话。

杜先生接口道:贾家响应太上皇旨意,操办从所未有的妃嫔省亲,让皇帝丢了千古未有的大脸,自古天家无父子……看来太上皇他老人家对当初义忠亲王那事,还是耿耿于怀啊!

杜先生说到此,突然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急忙住口:该死,该死,一时失言了。

那公子混不在意,笑道:话入你我耳,不传于他人。杜先生放心,这都是咱们自己。且天家故事虽说不能妄言,可哪管得了老百姓的嘴?

但他却是话锋一转,不提这个茬:杜先生一语中的了。那贾府如此响应太上皇,让皇帝因省亲事留名史官之笔,如何能不恼?

贾家之前与北静王眉来眼去,如今又踊跃响应太上皇,哪里有他这皇帝之位?皇帝只用一贤德妃,可不就试出贾家立场,“忠心真假”了?

既然贾家不实相,皇帝如何能容?

原本那贤德妃晋升该有的好处迟迟不发,贾家倾囊而出操办的省亲大事,银子花出去了,却无法回本,试问如何能满意?

不但如此,皇帝还进一步提拔了那元妃的娘舅王子腾,据说如今已经被点为九省都检点了。可贾家这边呢?之前还是毫无消息。

只听在座的另一人道:不应该啊,按说无论如何贵妃晋升,总要有些好处的。

那杜先生道:如今那贾政外放学政,不就来了么!

公子嗤笑一声道:你等可知这学政是如何来的?

众人便做出洗耳恭听之势。那公子便道:这里其实有两件大事,你们不知道。即便听说,又如何解得其中三昧。

第一件是那上半年端午节,元妃派人在清虚观打平安醮。

你想那平安醮哪里用得着她一个贵妃娘娘操心风调雨顺天下太平?

还不是在提醒皇帝如今之太平,是那宁荣二公等老臣当年之功?尤其那张道士更是当初荣国公之替身。

听说贾家那日倾巢而出都去了清虚观,好不热闹。随后更有亲朋故旧去送礼的。

当时坊间就传出了好些个话,宣传贾家功绩和皇帝圣明,也提到贾家如今还没有封赏之事。

第二件事,你们可知那保龄侯史鼐将她的亲侄女许配给了神武将军冯唐的儿子?

他们这两家,一个是贾家门下四大家族第一,一个是北静王门下第一,你们觉得如何?

那韩书生瞪大眼睛大声道:贾家与北静王结党了?

旁边有人急忙拉了他一下,让他噤声。那韩书生急忙收声,小声咕哝着: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啊。

那公子笑道:这事已经不是秘密。听说忠顺亲王他老人家气得暴跳如雷,不久就派人去了贾家,借口索要那琪官蒋玉菡。更因此事,政老爷差点没将那贾宝玉给打死。当时我们这些人听说,笑了好几天。

那杜先生问:那和这政老爷如今外放学政有什么关系?

那公子道:先生何以不通透了。你想那政老爷是元妃之父,要有封赏自然是他。

可你看那政老爷在工部数十年,不过从主事升为员外郎,何以一直不动?不是不能动,而是不想动!

那贾家当年就被先帝委派负责监造海舫,与工部最是关联。如今贾家来源很大还是与工部的工程相关。

那宁国府的长孙贾蓉去世的媳妇,可不就是前营缮司秦业的女儿。就图了营缮司特殊工程之利。

这块肥肉早被人垂涎三尺。但贾政不动,任凭流水的尚书侍郎,谁敢动他贾家的利益?

如今贾政一去,可不就是腾出来了。这可是又断贾家一个财路。

再者,既然元妃晋升必须要赏,贾家也已经借打醮清虚观提醒等不及,怎样都要赏的。

于是,政老爷被外派为学政,可不就是皇恩么?

那杜先生也学着公子之前用扇子击掌道:着哇!贾政只是恩赏的主事,现为员外郎。一无功名,二无名望,不过仗着祖上福荫,到了地方如何能服众?这学政注定是做不好的。

而学政外放一去三年,贾府去了家主,与北静王势必不可控制。学政又是清水之官……这可是一招釜底抽薪啊。

只不知这政老爷被派去了何地?

那公子哈哈笑道:杜先生果然通达,我且告诉你们是哪里……

说着他故意卖了个关子,随后见众人都附耳过来才说道:两广海南!

众人一听各个嘶了一声倒吸口冷气,有那嘴快的便道:这不等同流放么?

那杜先生捋须叹道:看来这贾家日后难了了。依我看啊,王子腾注定要再去边关,如今只剩史家,估计也难在京中长久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