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8th, 2024

凤龙山道教文化

■特约撰稿人梁勇

从道教文化来看,凤龙山融合了道教的诸多源泉。 天地崇拜、鬼神崇拜、方士技艺、巫术、黄老哲学等道教渊源都在这里体现。 早期道教及其后代的太平道教、唐宋统治者提倡的正统道教、金元时期的全真道教以及清代以来进一步民间化的民间道教都留下了这里有很多遗迹。

老君洞

是重要的宗教文物

道教是中国本土的宗教,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之一。 道教虽然是东汉以后创立的,但从内容的复杂性来看,道教是由三种原始宗教衍生出来的:一是对鬼神的崇拜;二是对鬼神的崇拜;三是对神灵的崇拜。 二是神学和炼丹学说; 这就是黄老理论中的神秘主义。

凤龙山自古以来就是祭祀原始鬼神的胜地。 《周礼记》云:“太叔之职,掌管立国之神、人、鬼、地神的礼仪。” 日月星辰、斗神、风神、云神、雷神、雨神,是道教所尊崇的神; 山神、河神、五山神、四亵神属地。 这些原始宗教遗迹在凤龙山都有代表性。 老龙潭龙王庙是古代祭雨祈龙的场所; 山北坡的玉皇庙和禅房院的玉皇殿是道教祭祀神的场所。 白石神君庙、凤龙山庙等祠堂是祭祀山神的场所。 东汉刻的六通碑、牌位也是祭祀山神的文物。 从这些铭文中可以看出,当时常山国的臣民对凤龙山诸神的敬畏之心。 九龙口的大公庙、山北坡的三皇姑庙、凤龙书院的大成殿等都是祭祀历代先贤的地方。

凤龙山还有神论和方士炼丹的典型例子。 宋代《太平广记》卷七十三记载:唐宝历元年(825年),赵州人罗玄素因得罪县令,逃至凤龙山,忽遇一老人拄着棍子站在一棵长松下。 领着玄素进入深山,到了一个山洞,只见两座草屋坐东朝西,前面有水,左右排列着奇树奇花。 那老者自称洞真君,“给玄素以十丸药为饵”,道:“可治饥饿。” 之后,苏宣绝食抗议。 才几岁的时候,他就被传授了符咒魔法和吸入之术,并且全部掌握了。 不久我就送玄肃回老家了。 从此,罗玄素就到乡下练符。

这个传奇故事被后人进一步神化。 嘉靖《真定府志》记载:宋代,元氏徐元英入凤龙山修道成仙。 他变成了一个男孩,取名徐真君。 他修行道教的道观,后来被称为徐通观。 据民国《元氏县志》记载,罗元元(即清康熙元年避玄夜帝讳名的罗玄素)入凤龙山,结识了徐仙人。元婴,赐药十粒,以神童身份而去。 将不同时代的人物联系在一起并神化,这是原始魔法对道教的影响。

凤龙山黄老道教的典型代表是老君洞,是祭祀道教创始人老子李耳的场所,也是凤龙山重要的宗教遗迹。

张角得到了去凤龙山的路

道教的创始人是老子,但真正创立道教的宗派却是张角。

东汉时期,巨鹿县张王塘村人张角,自幼聪明伶俐。 十六、十七岁就考取进士。 他痛恨官场腐败,一心想专心学医,为老百姓治病。 当他在凤龙山采药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穿着黄袍的仙人给了他一本裹着黄巾的《太平药书》。 护身符咒语; 第三卷讲风、雨、飞、变之法。 当时,巨鹿地区鼠疫正在蔓延。 他根据《太平雅术》中提到的草药和符水治愈了许多人。 于是他诵读了他的《太平经》,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的太平道,他们都称他为“大圣善师”。 后来,他领导了著名的黄巾起义,事态动荡,势不可挡。

凤龙山是张角得道之地。 后人为纪念他修建了“太平寺”。 每年农历3月15日、6月23日、10月15日,来这里祭拜的人络绎不绝,巨鹿地区的人们总会来这里祭拜祖先,年年如此,直到现在。

北朝以后,道教经历了变革,受到封建统治者的提倡和支持。 道士逐渐成为一个特殊的宗教阶层,道观开始出现。 但一开始,道教多是由一师一弟子,或数弟子,在茅屋中修行,隐于深山,云游各地而传播。 道观往往相对简单。 自唐代以来,道教空前繁荣。 各地兴建道观、宫观,进行了大量的建设工程。 凤龙山在唐代也开始修建道观。 罗玄素龙山遇仙的故事虽然属于神仙神话,不能完全相信,但他在山中遇上道士的记载,可以证明山上曾有道观和道士。最晚在唐朝中后期。 至于徐元英是否是宋人,或者历史上是否有这样的人,恐怕还需要详细考证,以辨真假。

唐代不仅是道教建筑大盛的时代,也是道教、封建皇权、传统宗教、儒家思想进一步依附、相互融合的重要时期。 对天地、人鬼的崇拜,仙人术、黄老、儒家思想等都被纳入道教的范畴,使道教进一步普及和普及。

唐代皇帝崇尚道教,中后期统治河北的诸侯将领也大多崇尚佛道。 王廷凑,曾任成德军节度使(在衡州,今正定),出生于凤龙山下的十一山庄。 他的父亲是当时承德军的一名回鹘骑兵将领。 山下有一位擅长传播巫术和符咒的罗德,与王家关系密切。 王廷成年后继承了父亲的职位,罗德波经常用《阴符鬼谷》之书教导他。 后人称王廷凑有“宝如土”的相貌。 是年,承德军发生兵变,杀节前使田洪正,拥立王廷国为总司令。 “王别墅西有凤龙山神,亭凑前去拜过。” 快到凤龙山寺的时候,有一位头戴冠冕的道士(可能是法师),站在路中间,朝廷进寺一看,神像已经侧坐,所以面向东,王廷看到神“出现”了,他就安心地独自当节度使了。

道教影响民俗

宋代是道教进一步发展的重要时期。 宋代皇帝不断祭祀神灵,颁布经书,使得道教供奉的神灵越来越多。 尤其是宋徽宗崇尚道教的鼎盛时期。 他自称道教皇帝,规定“知宫观天下道士的道士,以客礼会见建巳、郡县官员”,并下令“道士等级高于僧人”,极大地促进了道士的发展。改进了道教。 原住民的社会地位。 他还经常给各地道观赐匾,以助道教。 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徽宗因修养巨额,赐名龙山虚通寺,遂改名修真寺。 由此,龙山道教大为弘扬,影响力远超佛教。 老君洞开在古老的白雀寺东侧,雄伟的玉皇殿矗立在大雄宝殿后面。 三皇姑,民间传说中的贞洁女子,亦被庙宇奉为神明。

金元时期,王重阳创立的全真道教逐渐传播。 它借鉴佛教经典,宣扬禁欲主义,限制部分信徒结婚,要求“断欲、忍辱、苦己利人”,出家为僧,专心修行,摒弃世俗思想。 冯龙山的修身观也逐渐受到全真道教的影响。 李业是元代主持凤龙书院的著名数学家,对中国传统道教和道家思想有大量研究。 凤龙书院的另一位主持人,来自藁城的安溪,是一位深信中国儒家思想、理学、传统道家思想的“老夫子”。 《元史》说他“教人尊朱氏(朱熹儒学)……不屑为官,在家教书数十年”。

明代,道士张白玉重修修真观,真正成为全真道观。 在凤龙山的众多石刻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许多明代全真道士的题刻。 其中,明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老君洞附近所刻的《凤龙山北石堂龙泉子》《归阴亡记》,是全真道教一位道士的精彩自白。

到了清代,道教、佛教、儒教及民间山水、鬼怪、天地崇拜、原始占卜、巫术进一步混杂、混乱,各宗教的根本界限已难以区分。 凤龙山内还分布有寺庙、道观、庙坛、祠堂。 道观中也供奉着菩萨、老娘; 寺庙中还供奉玉皇大帝、龙王、关羽、药王等神。 道中有佛,道中有佛。 大公庙原是纪念历史人物张大洪的,明清时期成为颇受欢迎的道观。 有时,有人会给你一张护身符,上面写着“有求必应”。

民国以后,科学发达,提倡破除迷信。 凤龙山的道教宫观日渐式微,但散布在山中的众多寺庙和祠堂却始终在人们心目中占据着神圣的地位。 许多村民仍然相信山神的保护,总是把自己认为最美味的食物献给山神。 传统道教在人们心中形成的这种深刻的宗教意识,直接影响了几代人的风俗习惯。 每年凤龙山庙会举办的众多活动中,往往可以从侧面看到三千多年传统宗教的遗风,透过丰富的庙堂风情和田园风情,可以一窥中国道教信仰的文化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