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 月 26th, 2024

浅析《白鹿原》所蕴含的儒家文化

摘要:陈忠实的文学是一种独立的、个性化的文本。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不仅能看到矛盾,还能体会到丰富性和复杂性。 我们不应该用纯粹的眼光、纯粹的观点来看待这种文学。 现在,让我们以《白鹿原》为例,简单分析一下陈忠实的文学。

关键词:陈忠实文学; 《白鹿原》; 传统文化

《白鹿原》是20世纪90年代的经典之作,蕴含着深刻的人性、历史、文化等深刻道理。 大多数人认为《白鹿原》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因为文本体现了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 关于这些祖先的描述有很多。 今天,不分流派,我们只从文化的角度来讨论《白鹿原》。

当今学者认为,《白鹿原》继承了一定的儒家文化。 这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塑造传统儒家文化理想的人物,如白嘉轩。 二是歌颂儒家文化所推崇的以宗法制度为核心的封建传统礼制秩序。

一、承载儒家文化精髓的理想人格:白嘉轩

白嘉轩作为《白鹿原》的主角之一,在整部作品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对儒家文化的传承也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白鹿原》体现的是儒家文化,所以以白嘉轩为代表的主人公是儒家文化的优秀传承者。 仁、义、礼、智、信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例如,在作品的开头,作者写了白嘉轩的六次婚姻和六个妻子的死亡。 这对于恪守儒家思想的白嘉轩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不孝有三,无子为大”。

白嘉轩是陕西大家族的后裔,也是白鹿原白家的族长。 无论家族实力如何,白家在白鹿原的地位从来没有动过,一直是家族的领袖。 当然,这种地位也需要一定的能力。 白嘉轩身上体现的是正义和仁慈。 文中提到的是,白嘉轩对黑娃进行了教育,对鹿三进行了支持。

除了继承优秀传统文化之外,白嘉轩还是封建礼教的捍卫者。 比如田小娥和黑娃的婚姻。 白嘉轩一开始就很懂事,让黑娃的父亲陆三打探一下事情的可靠性。 完全无视黑娃和田小娥同居的愿望。 因此,黑娃和田小娥被赶出了家门,这也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可以说,黑娃和田小娥的悲惨经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促进了白嘉轩。 白嘉轩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从小就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

随后对田小娥之死的描述,也极大地展现了白嘉轩的冷漠和无情。 当白鹿原陷入一场巨大的灾难——瘟疫时,大家都在说田小娥的鬼魂还在,要为自己报仇。 于是大家都想保命,继续给田小娥烧香。 他们想通过烧香请求田小娥的原谅,驱除白鹿原的瘟疫。 这一行为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白鹿原的百姓自发组织起来,为田小娥烧香。 在此之前,田小娥的存在本来就是白鹿的一个错误,与大家为了保全性命而向田小娥妥协形成鲜明对比。 但这些人中,不包括白嘉轩。 他始终认为“人与妖怪相混淆,鬼神相混淆,乱世奇事多”。 最终,白嘉轩不听大家的意见,将她关进了监狱。 相反,她的尸体被重新挖出来,火化,并建造了一座塔,将她的骨灰埋在塔下。

2、以宗法制度为核心的封建传统礼仪秩序

在陈忠实的笔下,白鹿原的风俗习惯有一套既定的程序。 这种从精神追求到日常生活的祖规意识,让白鹿原人淳朴而富有人情味,呈现出一种知足常乐的氛围。 然而,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后,白鹿原逐渐变得混乱,原本看似合理的秩序也变得无序。 白鹿原的人们也因为利益的争夺而从单纯变得冷漠和残酷。 对田福贤与农民斗争的描写凸显了这种变化。

在田福贤杀死何老板的情节中,作者用一系列细致的描述,让人沉浸在凶手的残忍之中。 田福贤不再是一个绅士,而是一个拥有权力的杀人狂,亲自指挥一场杀戮游戏。 观众是白鹿原的村民。 村民们目睹了何老板的惨死,没有人说话。 有的只是内心的恐惧、麻木和冷漠。 这种反人性的描述,凸显的是资产阶级带来的逐利不义与男耕女织的传统秩序的简单性之间的鲜明对比。

总之,《白鹿原》可以说是陈忠实从多个角度对历史、文化、家庭变迁和发展的描述。 文化渗透到整个故事的各个方面。 不难看出,作者试图用传统儒家文化来引导受到市场经济冲击的道德滑坡。 他想用家庭、国家和个人利益之间的冲突来表达时代特征,警示人们。

陈忠实的文学作品极其丰富“人”的内涵,具有“人”的意识。 程金城说:“新时期以来,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的中国文学,其最深刻的变化和最深远的历史意义,是作家主体归属意识中‘人性’意识的增强,以及作家的主体意识的影响。致力于‘强化人性的追求’。” 如果我们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待陈忠实的文学,尤其是《白鹿原》,或许能够更有效地挖掘他的作品与人性的精神联系和世界。 意义。

参考:

[1] 陈忠实. 白鹿原[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2]程金城,冯鑫。 “人性”要素与20世纪中国文学的价值定位[J]. 南开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

[3] 杨进. 浅析《白鹿原》中白嘉轩的人物形象[J]. 文学教育(第一部分),2017。

[4] 李文钦. 重温经典:《白鹿原》的创作手法与文化精髓[J]. 理论愿景,2016。

关于作者:

郑晓霞,女,汉族,山东省青岛市人,文学硕士,单位:山东省青岛市青岛大学文学院文学艺术系,研究方向:中国文学批评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