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 月 26th, 2024

《红楼梦》王熙凤出场时的几个表现就暗示了她的悲惨结局

《红楼梦》作为四大名著之一,伏笔很多,王熙凤出场时的几个表现,就暗示了她的悲惨结局,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林黛玉初入荣国府,贾家众人第一次展现在读书人面前。每个人都有表现,相关性格和行为也被明示和暗示出来,最是重要。

林黛玉进京,贾母翘首以盼。舅母和嫂子们无事可干都陪着老太太在家里等。

三春姐妹要上学,当时没在。

贾宝玉要去庙里还愿,也没在。

王熙凤因为是管家人,有工作要忙,也不在。

她们不在场,作者便可以安排他们陆续出场,独立介绍。

王熙凤在三春出场后姗姗来迟,她一出场就让林黛玉颇为震惊。

(第三回)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

王熙凤出场先声夺人,表现出几个方面的与众不同。

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古代大家闺秀和媳妇讲究笑不露齿,循规蹈矩。

王熙凤笑得好远人都听见,就不怪林黛玉“吃惊”了。

这个“笑”体现出王熙凤的家庭教养不是名门闺秀之风。

她小时候被王家当做男儿教养,不讲究淑女风范。培养得她杀伐果断,铁血性格。

王家如此培养女儿意欲何为?显然是训练女儿之权威手段,去到婆家“掌控”权柄。

王熙凤正因从小说一不二,才导致她先在家中立威辖制贾琏,再在府中揽权,严刑峻法。

都通过她这不合规矩的“笑”表现出来。

所谓过刚易折,这种性格终究为日后埋下祸患。

王熙凤人未到,声先到,还表明她的志得意满,目空一切,是府里规矩的破坏者。

她说一不二,仗着在贾母、王夫人跟前邀宠,谁也拿她没办法。

过大的权威,便滋长了她的为所欲为。

她笑的猖狂与众人格格不入,恰恰是不容于世。

当有一天所有人都对她不满,就是众叛亲离。

她过于刚愎自用,导致既是荣国府的管理者,也是破坏者。

她收受贿赂,任人唯亲,欺上瞒下,挪用放高利贷,顺者昌,逆者亡……等等后事,全都从这“违规”的笑声中体现出来。

一个不守规矩的管家人,为善是突破,为恶则是奸佞。

王熙凤不幸是后者。

二,表现。

王熙凤出场表现十足,活跃气氛,众人都开心。表面看她是那个得宠的孙子媳妇。

换一个角度去看,她与那酒桌上的“蔑片相公”,权贵身边的宠佞之臣有什么差别?

这种人一般是“得势便猖狂”,但终究遭人记恨,长久不了。

王熙凤的出场表现,已经为日后埋下祸根。

三,管家。

王熙凤来后,王夫人便问她“月钱发放了没有”,是荣国府的管家日常。

林黛玉年纪小,还不到让家里人礼敬外客面前不谈公事的地位。

王夫人顺口问王熙凤“月钱”发放也是常情。

但就是这“月钱”,日后成了王熙凤的一宗罪。

从她管家便开始将月钱提前支取挪用放高利贷,平儿后面说每年靠着这一宗,翻出上千的银子。后面她自己也说,再放这家里人都要吃了她呢。

显然是惹得人怨了。

挪用谋私利,于管家媳妇是触及“七出之条之偷盗”。

“月钱”只是以点带面,引出她触犯七出之条的线索。

随后她又提到王夫人让找的缎子没有。王夫人才说有没有什么要紧,要拿出来两匹给你这妹妹做衣裳才是。凤姐又说已经拿出来了,就等太太过目。

这段话肯定是子虚乌有。王夫人根本就没吩咐什么缎子。是王熙凤展现她办事,为王夫人“体贴”林黛玉搭梯子,姑侄表现给贾母看。

这种人情世故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王熙凤这等巧言令色,同样也会引出“七出之条之口舌”。

加上对贾琏辖制的“妒忌”,她日后“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被休回家。从这第一回的几个淋漓尽致的出场表现,已是注定好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