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中国传统国学》:国学不仅关系到国家和民族,更关系到个体的灵魂

《中国传统国学》:国学不仅关系到国家和民族,更关系到个体的灵魂

《中国国学传统》是国学大师张岱年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著作。 近日,该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据介绍,这本书实际上是张岱年与弟子合作的产物,就像《论语》是孔子弟子对老师学术思想的记录和阐释一样。 可以想象,张岱年教授写这本书时已是七十多岁了。 在这个年纪,有必要用相对简单、简洁的语言,把他一生对国学的基本认识和判断,翻译成一本大家都能看懂的书。 文字,这部作品,是他的弟子们按照老师的指点进行扩展和演绎,凝练成文字,足以支撑这本书的品质和精髓。

国学热潮在中国经历了近乎令人瞠目结舌的逆转。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掀起了一股文化热潮。 这种文化热潮至今仍让一些学者对20世纪80年代思潮的碰撞保持着迷恋。 他们觉得那个时代是文化上最美好、最有关联的时代,而这个时代的文化特许权和建设者可以说在三十多年后仍然是当代中国文化的核心和支柱。 比如莫言当时积极参与的“寻根”文学热潮,可以说是对中国文化的深入追寻和自觉探讨。 然而,“寻根文学”的思潮更多的是夸大和揭露中国文化的丑陋和黑暗。 一时间,这种对中国文化的奇特离奇​​的剖析威胁到了20世纪80年代的文化基调。 最后,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期,这个十年扩大到了政治层面,并以一种尖锐的方式表现出来。 可见,过分夸大中国文化丑陋的一面只能达到发泄的目的,无助于中国社会崛起复兴的内在基调和隐性诉求。 20世纪90年代重新审视中国文化成为一种与之前时期完全不同的文化追求。 正是在这个时候,国学像一股时代旋风,洗清了20世纪80年代的污点,成为社会上广受追捧和热议的科学。 中华文化的积极价值受到一致保护和赞扬。

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会出现这样的逆转?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始终符合政治层面的需要。 俗话说,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历史,传统文化出于现代精神慰藉的需要而不断被包装、诠释、弘扬。 我们都知道,20世纪80年代对抛弃中国传统文化的批评与当时的政治思潮密切相关。 然而,这种抛弃中华文化根源的严重后果很快就让国人敲响了警钟,因为事实上,中华文化并不是丑陋不堪、必须赶紧抛弃的模式。 正如寻根文学代表人物韩少功在《爸爸》中,他以智障者的身份隐瞒了中国文化。 虽然它可以达到一种愤怒的倾诉,但人们却很难解释为什么中国文化能够历经磨难。 ,顽强地生存下来,依然在世间绽放它绚丽的色彩。 莫言的文学运用了外来的感官系统,借助各种色彩和感情进行色情想象,带来了中国文学的新风格。 然而,这种文化所蕴含的破坏性意义大于其建构性成分。 这一切都意味着对中国文化传统和道德的批判并不能解决人们由此产生的寻求精神依托的困惑,也不能解决激活一个时代中国人真正生存的精神信仰问题。 在这样的形势下,有必要找出中国传统文化千年不败、至今仍充满现实活力的原因。

可见,张岱年教授的思想理论无疑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的把握和理解。 《中国国学传统》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既没有把中华文化推崇到天上,让国学具有宗教包治百病、治愈心病的灵丹妙药,也没有把中华文化贬低到贬低中华文化的地步。无用和消极的点。 夸大其固有缺陷。 张岱年教授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诠释是理性的、温和的、中性的。 他不仅指出了中国文化的优点,也指出了它的缺点。 在他的讲解中我们发现,他总是从纵向和横向比较的角度来看待和分析中国文化。

首先,我们看到作者在全球范围内比较中国文化,在世界背景下讨论中国研究的利弊。 这体现了作者对中西的渊博认识,使他能够更清晰地解读。 中华文化在世界上的价值和意义。 例如,作者在书中多次提到中国文化强调精神方面,而“西方文化重力量”(P23),并提到董仲舒的“仁者智者”观点, “与罗素的思想是一致的”(P25)。

其次,作者在历史的纵轴上对中国文化进行了比较。 作者在比较中国文化各流派时,基本上按时间顺序介绍了儒家、墨家、道家、法家等中国文化各大流派各自观点的异同和兴衰背景,以便我们没有经历过中国传统教育的当代中国人,能够在耀眼的中国传统文化面前拨开迷雾,看清各种理论和流派之间观点的锋利边缘,这将有助于我们快速介入各种曲折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 可以说,作者将自己对中国文化的深刻理解凝结成最简洁的文字,用提纲、提纲的风格来养活我们这些中国传统文化严重缺失的人。 例如,作者的判断“孔子是中国伦理学最伟大的大师,老子是中国自然哲学最伟大的大师”(P92),瞬间理清了中国文化错综复杂的脉络。 只要我们按照作者给出的方向指引,很快就能进入中国传统文化的迷人殿堂。 这比那些在电视上、研讨会上滔滔不绝但最终无法让人理解的所谓传教士对中国研究的解释透明和清晰得多。 它还消除了许多错误的感觉。

再次,作者将中国文化置于中国当前的现实情境中进行比较和阐释。 作者在阐释中国传统文化时,始终心怀一个目标,就是针对和回应中国当前的现实,力求将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定位于现实导向。 这一点非常重要。 因为中华文化历经磨难的强大生命力,必然意味着这种文化具有内在的价值和生命力。 包括我们中华传统文化总是能够在紧要关头勇敢地反省、扬弃自卑、完善更新,并以本质的力量不断激励这个文化的主要载体中华民族,这一定是伟大的。解释道。 这种文化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和恢复力。 正是基于这种远见,张岱年教授对中国文化做出了新的观察和把握。 这就是为什么作者在书中明确而高度地将“自强不息”和“道德”定义为中国的民族精神。 作者的总结可以顺利地解释中国文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幕后原因。 同时,也能支撑中国人民持续发展的精神需求。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作为中国最高大学的学者,张教授对中国文化的解读必须建立在对中国主流社会核心理念的阐述之上。 这使得张教授对中国文化的阐释具有更广泛的国家意义。 从这个意义上说,张教授的书也代表了中国当前社会最接近中国主流价值观的表达。 要了解中国的文化走向和现实立场,张岱年教授的书《书》无疑是最贴切、最准确的。

值得注意的是,张教授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并不是前人一些哲学家的最终意见。 明白了这一点,就能更清楚地看出张教授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他坚持不懈地根据中国当下的价值需求,选择了当今最需要的传统文化中的精神。 我们不妨随机找一本书。 我拿起一本朱自清先生写的《经典》。 这也是一本介绍国学的大众化常识书籍。 朱自清先生在书中阐述了儒家思想的创立。 孔子的学说被概括为“孔子的政治理论是‘正名’……通过正名,社会秩序和封建阶级将得到恢复。他为封建制度找到了理论基础。” (《经典》,云南人民出版社,P110)。 可见,朱自清先生并没有读到张岱年教授所看到的20世纪40年代中国传统文化。 有意义的是,朱自清对中国文化归纳的特点在张岱年的另一段论述中被呈现为缺点。 张先生写道:“儒学的一个严重缺点就是承认尊卑,等级区分是合理的……这就是儒学受到历代专制皇帝推崇的原因之一。” (P65) 由此可见,张教授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价值中去除了儒家思想的负面影响,并选取了“自强不息”、“忠义道德”作为题名。民族精神。 这个选择可以说是时代的选择,也是历史的潮流。 因为中国当代的现实恰恰证明了中国文化的这种力量是无敌的。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了解国学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 中国文化的根源就藏在中国文化里。 我们自己性格的优点和缺点,不由自主地受到传统文化的限制和界定。 要了解我们自己,就必须探究中国文化的来龙去脉。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寻根热”,是中国人民有意识地寻找精神命脉。 这是一则昙花一现的潮流新闻,但它的余音却激起了我们持续不断的中国文化热潮。 张先生的《中国国学传统》代表了国家的正确声音,相当于《诗经》中的雅段。 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自己的血统和起源,也可以给予我们前进的支持和动力。 正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一样,这本阐释中国传统文化的书也值得我们永远握在手中,反思自己,照亮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