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6 月 14th, 2024

国学教育的回归与创新——从山东省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必修课开始

作者:孙福万(国家开放大学教授、中国实用科学研究会理事)

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它蕴含着极为丰富、宝贵的精神财富,对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特殊作用。 近年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弘扬传统文化,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促进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鉴于中小学肩负着文化传承的神圣使命,是传统文化教育(或“国学教育”)的主战场,这方面的工作当然更为重要。 从2017年9月开始,经过三年多的精心准备,山东省中小学现已全面启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 山东省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个开设小学、初中和普通高中课程的省份。 开设综合传统文化课程的省份。 现在,我结合山东省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确立为地方必修课的实际情况,谈谈我对国学教育回归与创新的看法。

一、山东省中小学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的宝贵经验

首先,我认为山东省通过在中小学开设优秀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开展优秀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形成了很多好的做法,体现了国学教育的很多创新。 。 通过研究,我认为其主要经验可归纳为以下六点。

一是建设独立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开发独立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这是对我国传统文化教育的一种“回归”。 它可以成为百年教育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山东省作为儒家文化的发祥地,在这方面走在了前列。 这种尝试怎么评价都不为过。 山东省教育厅制定的《中小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谈到了本课程的“四个特色”,其中就是“独立”,说的是这是一门独立的课程。 学校思想品德、语文、历史等学科“相互支撑、有机互补”的定位非常明确。 从一百年前蔡元培废除读经运动来看,其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当然,这并不主张回到中国古代读经时代。 山东省教育行政部门对此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这是一种“回归”,更是一种“创新”!

其次,在编写《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材时,采用了“一纲多卷”的格式。 虽然《纲要》明确规定了课程定位、课程目标、课程内容,并提出了多项实施建议,但或许是考虑到这项工作的复杂性和难度,山东省教育行政部门并没有列入一定的内容。教材“一套”,但采用“一纲多册”的开放格式,保证了这部作品的发展坚实务实的基础(目前教材有9家出版社出版15个版本) )教科书)。 确实,无论是从教学内容的选择、具体的教学安排,还是教育界和全社会的共识来看,独立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的压力可想而知。 采用“一纲多卷”的形式,先积累一些经验,是必要和审慎的。 我粗略地研究了多个版本的教材,感觉每个版本确实都有自己的特点。 不管它的优点和缺点,积累经验都是必要的。

第三,每套教材都将儒家思想作为介绍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点,并兼顾其他思想流派的思想,这是值得肯定的。 《纲要》明确规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内容的选取以儒家文化经典为主;儒家文化经典的选取中,以‘四书五经’为主。” 我完全同意这一点。 李学勤先生曾说过,“国学的主流是儒学”,“儒学的核心是儒家经典”。 更何况山东省是孔孟之乡,这确实是应该坚持的。 例如,中华书局初中教材每册有“孝、忠、信、礼、义、廉、耻、仁、仁”等十个主题,山东教育出版社小学教材每册有“孝、忠、信、礼、义、廉、耻、仁、仁”等十个主题。有“道德修养”、“刻苦学习”、“孝亲和谐”、“仁爱忠诚”、“精忠报国”等五个单元,都体现了这种精神。高中阶段,很多教科书还介绍了道家、法家甚至墨家的思想,这当然是合适的。

四、在教学内容设计上,充分考虑“学习顺序”问题,在每次学习中体现“分层设计、纵横衔接”和“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原则阶段和等级。 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内容和精神都有其整体性,实际上很难将它们截然分开。 因此,在教学实施方面,需要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和接受程度精心安排教学,这实际上并不容易。 对此,每套教材都做出了大胆的尝试。 有的是按照传统概念排列的,有的是用一些新概念排列的。 总的感觉是,虽然都有自己的内在逻辑,但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我还特别注意到,在高中阶段,大多数教科书都采取“经典选读”的形式,这个原则我也很欣赏。

五是教学形式设计充分体现中小学教育特点。 例如,山东出版传媒有限公司的小学一年级教材以《三字文》为基础; 山东教育出版社小学教材采用季羡林等人编着的《中华传统美德警句名言》。 两者都通俗易懂,适合小学生的特点。 大多数小学课本都是图文并茂的“图画书”形式。 山东教育出版社发行的初中教材每课由“读透、深思”、“虚心感动”、“体验自我”三个部分组成。 它借鉴了朱熹的读书学法,形式新颖。 尤其是小学、初中教材引用大量经典故事来说明某种思想或观点,特别强调“知行合一”。 这符合中小学教育的特点和中华文化精神。

六是教材大多体现齐鲁文化特色。 《纲要》强调要“充分挖掘齐鲁文化资源”。 “山东拥有儒家文化、红色文化、泰山文化、黄河文化、运河文化、海洋文化、民俗文化等极其丰富的文化资源,要定期组织中小学生参观、考察、体验、并通过交流来增强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和理解。” 各个版本的教材对此都有不同程度的覆盖和安排,并设计了专门的章节。 作为一门“本土课程”我觉得这是绝对有必要的。

2、如何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如何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我想每个人,无论是课程设计者还是教材编写者,都必须对中国传统文化有自己的前提了解。 反思这一先决条件的理解非常重要。

比如,中国的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 有很多定义。 广义上讲,也可以说是“中国学”。 其他著名的还有“四经之学”(经、史、子、纪)、“三教之学”(儒、释、道)、“六艺之学”(大六仪是“诗、书、礼、乐,仪春秋”,小六仪(小六仪)意为“礼乐,射御书数”)等等。 这都是有道理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大学李凌教授曾戏称中国研究实际上是“无国之国之学”。 也就是说,正是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我们产生了强烈的文化意识,进而形成了所谓的“国学”。 现在我们提倡传统文化或者国学,虽然“亡国灭种”的危险已经过去了,但西方文化的影响依然存在,所以党和政府提倡“文化自信”。 因此,如何在政治、经济、文化全球化背景下认识中国传统文化或中国传统文化,与依然强势的西方文化进行对话,真正找到我们文化中那些独特的基因,那些依然“活着”,可能是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

其次,什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 这里的关键是如何理解“优秀”二字。 尤其是在中小学,开展国学教育、传播“优秀传统文化”是理所当然的,但哪些文化是“优秀”、“不优秀”甚至“糟粕”呢? 我认为可能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判断标准:第一,看它是否经历了长期的历史考验,仍然为中国人民所相信和践行。 二是看它是否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能否与世界文明对话,被世界人民所接受。 作为世界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原始文明之一,我们在文化上拥有自己的“普世精神”。 这种普遍精神到底是什么? 也许“天人合一”、“生命之仁”(或“一体之仁”)、“与时俱进”等等,也许就是这样。 三是看能否解决当前的问题,即能否为解决当前尖锐的现实问题提供一些解决方案或方向性指导。 无论如何,确立某种文化是否“优秀”的标准应该是极其重要的。

三是中小学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还存在一些特殊问题。 与上述问题相关,这里有三个必须仔细考虑的问题。 第一,如何从浩瀚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挑选出真正优秀的、人类普遍的、对当前中国现实具有指导意义的内容? 二是如何将这些内容与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的人生发展阶段相结合? 第三,中小学传统文化教学还存在与其他课程衔接、师资短缺和培训等复杂问题。 总之,问题可能有很多,但这三个可能是最根本的。

三、中小学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几点建议

结合以上对中华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的思考,我们来看看山东省组织的中小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教材。 我觉得无论是课程的组织者还是教材的作者,意图都很明确。 高,正如本文第一部分介绍的那样,课程和教材的设计和编写有很多创新内容,为各地中小学国学教育教学的发展提供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国家。 当然,这是全国第一个在小学、初中、高中开设综合传统文化教育课程的省份。 “这是一件大事”,可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一步反思和改进。 在这里我想从四个角度谈谈我的个人看法。

第一,在传统文化教育课程内容的选择上,我们的视野能否更广阔一些?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文化以儒家文化为核心,我们在编写教材时一定要以儒家思想为中心。 这没有问题。 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即使是儒家文化也是包罗万象的,并不是所有的伦理道德思想,道家、法家、佛教等其他流派的一些有价值的思想对我们也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认为,在对中小学生进行传统文化教育时,除了经史之外,子集的一些内容也值得关注。 比如,在当前生态环境急剧恶化的形势下,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生态理念和独特的生活美学与当下倡导的“美好生活”更加契合,似乎它可以得到加强。

二是“创造性转型、创新发展”仍需下大力气。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指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必须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仅要“不忘初心”,更要“吸收外界,面向未来”。 因此,我们在教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时,应该提倡放眼全球、放眼未来的思维。 对此,我注意到中华书局的教材对“忠诚”做了很多的解释。 有的教材还在教材的讨论部分采用提问的方式,鼓励学生反思某些传统文化内容。 ——这些都是很好的做法,但总体感觉在这方面还比较薄弱。 因此,建议:第一,在教授某种传统文化的内容时,可以在适当的地方提醒西方文化对类似问题的表达,鼓励学生进行比较思考; 第二,可以强化当代人对同一问题的思考视角,甚至要考虑到未来社会的人们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真正引导学生“面向未来”。

第三,如何处理好传统文化教育课程与思想品德课以及政治、语文、历史等课程的关系,特别是与思想品德课内容重叠的问题。 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都在中小学通过思想品德课以及政治、语文、历史等课程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如果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一门独立的课程,我们必然会面临一个如何处理这些课程的问题。 关系问题。 虽然《纲要》提出“学校思想品德、语文、历史等学科相互支撑、有机互补”,但如果做得不好,可能会“相互冲击、交叉”,需要特别注意。

第四,在这个信息社会,我们是否也可以在书面教科书的数字化方面有所创新? 比如低年级可以链接一些念诵内容吗? 在高年级,一些数字传统文化资源可以通过网站链接、二维码扫描等方式提供,这些资源现在非常丰富。 我有一个朋友做与传统文化相关的VR产品。 如何将这些东西融入到教材中,值得思考。 我所在的国家开放大学是一所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新型大学。 我们有专门的“五分钟课程网”,特别注重传统文化数字资源建设。 这个领域还有很多资源可以利用。 。

(本文根据作者2018年2月25日在北京举行的“百年变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山东地方必修课程”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