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8th, 2024

生活道:与元真道人对话

admin

8 月 11, 2023

 


生活道
元真道人:没有冲突,大道在生活里,离开生活的道是邪道,离开了道的生活则是灾难。
谷良:您非常强调一个观点,即道生理,理生智慧,智慧生哲学,哲学生科学这样一个生成模式,这是否您自创的一种理论?有何依据吗? 

元真道人:道的化身乃理也。理生了哲学,哲学生了科学。也就是说,科学来自于哲学,哲学来自于理,理来自于道。在几千年之前,咱们的祖师爷已正确地运用了此模式。自古说道理道理,大道即万物真理也,万物真理即自然,顺应自然即道也。

谷良:您在生活道的实践中,并不主张将儒释道三教分得很清楚,宣称:学天地一切长处,故不分教派,这使我想起了全真派祖师 。

谷良:很有意思的是,在生活道中,您是一位理入和行入的修道者,对明理求真有着非常执著的追求,王重阳也主张明心见性,禅学也有见性成佛的说法,明理见性之间有何关联?这与成道有何关系?

元真道人:佛祖、道祖主张的目标都是一样的,但路不相同,三百六十行,行行有窍门,世上种种人,人人可成道。

谷良:古代对人的命运有一种说法,叫做: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您怎么看待这种理论,对今天的人而言,有什么现实意义?

元真道人:读书识字是为能更好地向他人学习沟通。书即师也。不识字者难有书,但于师也无缘。更须积功累德,常行善事,方能遇上贤贵助你调理风水,阴阳宅不凶则平,相生即隆也。命有遇到、宅相生,即改变门庭之时。

谷良:官有官道,商有商道,人有人道,这种种道是相同的,还是不同的呢?有没有一个根本的道?

元真道人:根本之道即返璞归真,不二法门即真也。官道、商道、人道,皆不可违背真理,对他人有利、对自己有益可行也。对他无害对自己有利可行也。对他人有害切莫行之。
谷良:境由心生,心又由何生呢?

元真道人:众生之心,以念而生;大修行人,以慧而生。

谷良:佛讲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在时间的意义上,心都不可得,心又如何生灭?

元真道人:心即万物,万物即心,故大修祖师本无生灭。

谷良:您很喜欢禅宗中慧能大师所言自性论,这个自性是指什么?

元真道人:六祖之言,句句真理。自性即真性,佛性也。

谷良:道教讲:我命由我不由天命由我立,孔子却说五十知天命,还有人讲天命难违,人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元真道人:世上人人皆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只因贪心不止,迷失了人生的真路(正路),不择手段,折福、折寿。
谷良:《了凡四训》认为通过积德行善可以改变人的命运,您是否认同呢?

元真道人:《了凡四训》很好,积德行善可以小改人的命运,惟有明理通慧,方能大改变也。
谷良:今天这个社会,许多人只讲权,只谋利,许多人沉浸在饮食男女的欲尘中。我们都是俗世之人,要抛开俗世中的恶的东西,又能在俗世之中活得潇洒自在,如何才能得到这种乐趣?

元真道人:修佛与开悟:修道为得道,儒家为中庸,世人为开窍,总称为活明白,即人生目标也。心在此,即不生妄念。无妄则无烦,妙趣自生,潇洒自在也。
谷良:大师总是孤身一人,云游四海,我注意到您非常勤勉,起早贪黑,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每一个善缘之人,这种自制力让人钦佩,您觉得人应当培养自律的品格吗?

元真道人:我为了早日完成使命,心不着前,心不着后,无事则静,来者有应。天地无贫富,人间无官民,一切为像,尽力助之。
谷良:酒色财气都是祸端,也是,您如何面对世俗的呢?老子讲道法自然,孔子说食色性也,如果食色本是自然,又何必去违背这种自然呢?这启不是在违背道吗?

元真道人:自然有俗世之自然和脱俗之自然。俗世贪(欲界)、嗔(色界)、痴(无色界)皆在度中即自然也。脱俗空掉三界即活死人业,即自然。
谷良: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也可以说,我敬天地万物,也即敬我自身;您讲善待万物,即善待自己,道理也是一样的吗?

元真道人:是一样的。
谷良:是知行合一的人格典范,他说:圣人,既得大本者也;贤人,略得大本者也;愚人,不得大本者也。中国儒释道文化是否也有大本?您认为,的大本是指什么?而他们所指的大本是否一致呢?

元真道人:毛主席是伟大不凡的人物,他说的大本即智慧的代名词,跟教育界的大本是两个概念。有智慧自通知识,有知识不一定有智慧。
谷良:万法归宗、万理同源,这个宗,这个源,就是一,守住这个一,即是守住道吗?

元真道人:是,一体同观,即是大道也。
谷良:悟道和得道的人还会有过错和烦恼吗?

元真道人:悟道之人难免有错,因正在改掉缺点,精进完美中。得道之人,不会有过错和烦恼,因为他们知道因果报应皆在当下,故而言行谨慎。
谷良:您在生活道的理念中始终将性子视作智慧的最大障碍,但是在生活中,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强调个性,把标新立异视作成就的法宝,在艺术界,不少艺术家也喜欢张扬个性,这些人的确也有他们的灵感和才华,您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元真道人:性子极端也。以性成事终有败,虽有一时之灵,恰似昙花一现,难知祸福,如同梦中之人,不知身在何方?于已、于家、于国有害难晓,险中而乐,灾祸相随,惟有智慧长久,但学理达慧路遥,通本源也。
谷良:现在中国的独生子女很多,许多家长往往因为溺爱而娇纵他们的性子。中国的未来都属于年轻人,如何让今天的父母和孩子能够得到灵魂的营养呢?国内外就有专家呼吁重新启用《规》这样的传统教本,您是否赞同这种说法?

元真道人: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是当今急须的是最简单、明了、通俗易懂的时代真言,方能更有效地使人类受益。我之拙见,人人先求得健康、平安,在康安的基础上工作、经营、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此时的,利己、利家,利国,世上人,如此万物自然和谐,宇宙定能大同。
谷良:很喜欢您所悟的一句话:忆万年,几人心甜?心出世,平坦坦,逍遥自在涌心田。这令我记起两个人,一位是陈子昂,他在古幽州台上放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另一位是张若虚, 他在《春江花月夜》一诗中畅咏: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矣﹐江月年年只相似。你们的感受可谓异曲同工。在宇宙之中,人的生命仅是一瞬,佛陀说:苦海无边!这一瞬又是苦海,人生意义又在何处?如何能使天下人拔苦得乐,时时获得幸福呢?生活道怎样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
元真道人:你问得很好。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能否将苦海化为福田。人人都有佛性,都有灵性,只因贪嗔痴,在苦海里苦苦挣扎,人的生命仅是一瞬间,一切财富皆不可得,惟有明理得慧才是无价之珍宝,生活道一书,愿助天地众人在生活中明真理。得小理,避小灾;得大理,避大灾;得智慧,避一切灾。明小理,得小财;明大理,得大财;得智慧,得一切财。
谷良:对于在激烈竞争中的现代人来说,道家等传统文化的吸纳和弘扬的确面临很大的挑战,如何使我们中华文化的精华得以传承,让现在的人们受益,值得有道之人起而行之。您是否有一种使命感呢?

元真道人:是。在少年时代,听我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帮人财物,只能助人一时,教人一个好的办法,能帮他一辈子。这句话深深地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烙印。忆时境,如同当下。这句话成为我有使命感的种子。这是我的使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