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6 月 14th, 2024

红楼梦中史湘云是大观园中的女汉子?为何这儿说

admin

6 月 25, 2023

史湘云是《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这篇文章,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红楼梦里的人物出场,都特别惊艳,曹公似乎为每一个重要人物,都做了私人订制一般,比如王熙凤的出场,林黛玉的出场,贾宝玉的出场……

史湘云作为红楼梦金陵十二钗正册里的人物,她虽然到二十回时才出场,但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原文说,宝玉正和宝钗玩笑,忽见人说“史大姑娘来了。”

只这六个字,就让人觉得如在眼前,似乎要跳出画面一般,立马就感受到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姑娘有说有笑的朝我们走来。

宝玉一听云妹妹来了,那是“抬身就走”啊,你看,不是“抬腿就走”是抬身,整个身体立马就动起来了,足见宝玉欲早见到这位妹妹的急切心情。

而当宝钗与宝玉一起来到贾母房里,“只见史湘云大说大笑的,见他两个来,忙问好厮见。”一句话,既写出了湘云英豪阔大的爽朗性格,又写出了她史家小姐的尊贵身份。

说到史湘云,有个字形容她再贴切不过——睡美人。曹公先后两次写到了湘云睡觉时的情态,那真如海棠春睡一般,美不胜收。

湘云第一次来贾府这回,众人还没有搬进园子,夜里湘云跟黛玉同睡,第二天曹公通过宝玉之眼,写出了湘云的睡态。

“那史湘云却把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脂砚斋批语云:湘云之态,则俨然是个娇态女儿,可爱。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湘云睡觉的这个画面,宝玉说她“睡觉还不老实。”一看就是个从小到大性格都十分开朗欢脱大大咧咧的少女,就是那种丝毫不关心形象,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完全放开了的姿态。

如果这次睡觉,曹公只是“小试牛刀”,只露了冰山一角,那么宝玉生日一回,醉酒后湘云,在酒精的作用下,则完全是另一种形象了,于是才有了“史湘云醉眠芍药茵”这么美的红楼画面。

“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嚷嚷地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

就这短短百余字的描述,不知被后世多少画家以此画了出来,大观园里的“睡美人”由此诞生!

其实,即便没有画家将其画出,我们通过曹公精细的文字描述,依然能够想象得出湘云醉卧是怎样的一种美态,而这种美只能存放于大观园之中。

湘云断不会在叔叔家如此,更不可能在贾母王夫人房里如此,她也只在大观园中,在姊妹丛中,才是一个真实的完全放松的有血有肉的史湘云。

而这睡美人之名,也只她湘云配得,这样的风雅之事,也只她湘云做得出来。黛玉可以吗?身体娇弱的她,在房里睡觉尚且裹得严严密密,唯恐着了风寒,在石凳子上?那怎么使得?

体似杨妃,先天生得壮的宝姐姐可以吗?身体也许允许,但品格端方藏愚守拙的宝姐姐,思想上肯定是拒绝的呀。这样不是太有失身份了吗?这不显得有失闺阁面目了吗?那断断不可!

只有天真烂漫,重情重义,洒脱不羁,风流豪迈的史湘云,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来。而也只有她如此,才不会落人口实,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相反,众人还都是又爱又笑的。

而对湘云来说,即便有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她依然能够不畏不惧,甚至当面怼回去都极有可能,因为她做人做事坦坦荡荡。平时在叔叔家已经很压抑束缚了,大观园是她唯一能放下戒备做回自己的乐园。

湘云可不只是一个睡美人,她待人也都是一派真诚,一片真心。

小时候的湘云,因父母早逝,曾被贾母接到贾府生活了几年,因此她跟贾府的几个大丫鬟关系都不错。

她曾带了四枚戒指,专门送给曾服侍她的袭人,贾母的首席丫鬟鸳鸯,王夫人的丫鬟金钏儿,王熙凤的丫鬟平儿。

为什么是这四个丫鬟?也许湘云小时候,就跟她们四位走的最近,处的最好,即便长大回到了叔叔家,但重情的湘云,又怎么会忘记小时的姊妹情谊呢?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一位小姐,特意另带了礼物送给昔日相处比较好的丫鬟。当袭人开玩笑说湘云拿小姐的款自己不敢亲近时,湘云立马赌咒发誓,说自己要这样,就立刻死了。可见湘云是个重情之人。

不只是重情,湘云也是个讲义气爱打抱不平的女汉子,当宝琴来到大观园后,心直口快的湘云立马提醒她:

“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玩笑吃喝。到了太太屋里,若太太在屋里,只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回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

湘云这话直指赵姨娘一伙人,宝钗说她虽然有心,但说话到底还是太直了,原也不错的,因为很容易误伤啊。可湘云没想这么多,她只想着提醒宝琴了。

当湘云听闻邢岫烟当衣一事的来龙去脉后,就动了气说:“等我问着二姐姐去!我骂那起老婆子、丫头一顿,给你们出气如何?”这就是湘云,爱打抱不平,见不得他人受屈,的是个重情重义的女汉子。

细思湘云这话,多少也替她捏了一把汗,毕竟这里是贾府,她在叔叔家尚且小心翼翼,在贾府焉能随意打骂那些下人?这岂不是给自己树敌吗?可湘云哪里想那么多,对姊妹的不平遭遇,就是看不过,要替她出头。

时刻有人罩着你,愿意为你出头,甚至不惜一切,闺中有这样的姊妹,即便是惹了事,也值啊。

说湘云是女汉子,不仅她重情重义,好打抱不平,她自己也特别喜欢扮假小子呢,宝玉生日时,她更是完全放开了,跟宝玉划拳拇战,这一般女孩都做不到吧?湘云就可以。

不仅如此,众人芦雪庵联诗一回,湘云更是与宝玉偷偷算计那块鹿肉去了,结果被众人抓了个正着,此时的湘云,正在大嚼鹿肉呢!这样的女汉子,简直不要太可爱,太好玩,她简直就是众人的开心果。

然而,湘云一系列女汉子的行为,不仅不让我们觉得讨厌,我们反而喜欢她这样的脂粉英雄,喜欢她这样不拘泥于闺阁的红粉佳人,就像她说的,是真名士自风流。至少,大观园里的史湘云,是洒脱不羁的,是讨人喜欢的。

她是睡美人,是女汉子,是真名士,更是最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