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小说红楼梦中元春贵妃头衔是假的?是什么?

admin

6 月 14, 2023

元春是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府四春之首,在秦可卿死后进封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贾府通称“娘娘”。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贾元春晋升贤德妃,贾家迎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景。看似兴旺,不过镜花水月。贾元春晋封贤德妃背后疑点重重,从她省亲时的言行已经透露出她宫中生活的凄凉。元春的宫中人生从来与宠无关,她的凤藻宫也与“冷宫”无异。

贾元春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已经进宫做了“女史”,女史是汉朝以前宫中女官称谓。贾元春的“女史”绝非女官,就是低级嫔妃的一种,相当于贵人。等到第十六回突然被晋升“贤德妃,凤藻宫尚书”,贾家的反应是先紧张后大喜过望。贾母见贾政被宣进宫表现出的惶惑,证明贾元春进宫几年默默无闻,别说皇帝恩宠,可能晋升都没有。贾家已经对她不抱希望,万万想不到她竟然能突然连升数级当了贵妃。

从贵人到贵妃,贾元春的晋升仿佛皇帝赌气一般不顾体面。之所以确定元春是从贵人晋升的贵妃,在于第十六回贾琏与王熙凤说到操办省亲时,曹雪芹故意隐写的线索。

(第十六回贾琏说)此旨一下,谁不踊跃感戴?现今周贵人父亲已在家里动了工了,修盖省亲别院呢。又有吴贵妃的父亲吴天佑家,也往城外踏看地方去了。

周贵人,周者“诌”也,曹雪芹笔下的“周”很多,大多都是反面隐喻人物。周贵人是胡诌的贵人,假(贾)贵人也。

吴贵妃,吴者“无”也,吴贵妃就是“无贵妃”,假(贾)贵妃也。

吴贵妃父亲名吴(无)天佑,皇帝是天,天不佑岂不正隐喻贾家被抄家?

周贵人和吴贵妃,就是贾元春从女史晋升凤藻宫尚书的影射。

而且假贵妃在贾元春判词中出现的“香橼”也是伏笔。佛手被誉为福禄富贵之物,贾探春房中陈放数十个娇黄玲珑的真佛手,预示她成为一国王妃的事实。而佛手是香橼的变种,香橼却内心酸涩,没有福禄富贵隐喻。假佛手香橼预示贾元春的贵妃是“假”。

明明已经晋升贤德妃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只有一种可能,元春是皇帝出于目的不得已晋升。所以才会从贵人到贵妃越级晋升,“事出反常必为妖”。贾元春省亲当天,话中也透露了宫中生活的凄惨不如意。

(第十八回)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觉又哽咽起来。

贾元春晋封贤德妃,是她人生最高光时刻。更是从所未有以贵妃身份回家省亲的妃嫔,如此荣耀就算不如皇后也不遑多让。可贾元春表现得强颜欢笑不说,更不符合身份,不合时宜的说皇宫是“不得见人的去处”,若不是在宫中受了太大委屈,是断不敢如此说的。

贾元春晋升贤德妃,一切荣耀都来自皇宫和皇权。她却说皇宫“不得见人”,又有“当日既送我”之语表达出对家族的怨怼和不满。听话听音,贾元春一见家人难忍情绪将心里话如实说出。证明她在后宫不受宠,受排挤,混得凄风苦雨。哪怕一朝荣耀成为人上人,也不能纾解。

其实,就算贾元春晋升了贤德妃,她的地位也并没有改观。自然还是那个不受宠爱的可怜女子。尤其她在省亲当日的抱怨,大有“破罐子破摔”之意。完全不介意身边宫女太监。等待她的宫中人生不过是太差之上的更差而已。

元春省亲后回宫,不久就有清虚观打醮的事。醮名“平安”,预示贾元春的不平安。原本就不受待见的假贵妃,还信口雌黄,自然会遇到更恶劣的人生。宫中女子的恶劣当属打入冷宫,冷宫不是宫名。没有皇帝关注的凤藻宫也能是冷宫。

“藻”者,代表美好的文辞,也是水生不能自立的植物。更隐喻落水的凤凰不如鸡。不久宫中老太妃去世,贾家迎来夏守忠、周太监一干人上门打抽风,贾元春大势去矣。